-

蘇溪兒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,讓籬落找了個地方,幫忙把黑衣人弄了過去。

然後就開始先給他醫治起來了,又給黑衣人吃了不少治傷口的藥。

然後讓籬落盯著這個黑衣人,把盤問出來的所有資訊全都告訴了雲辭。

“閻王閣?”這下,皺著眉頭的人除了蘇溪兒之外,又多了一個雲辭了。

“怎麼說呢……閻王閣我也是有聽說過的,隻是我實在是冇有想到。”

“我的叔叔伯伯這些親戚什麼的,竟然會和閻王閣有合作!”

雲辭滿臉的錯詫,他是真的不明白,為什麼自己身邊的人,會和這種臭名遠洋的組織合作。

“不管怎麼樣,既然他們選擇做出這種事,那我也就隻能連他們也不放過了。”

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,雲辭雖然和這些人的關係都不是很好。

但到底也是跟著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,自己真要對他們動手。也是有些難為情的。

但雲辭是個更看重理智的人,所以就算這些人跟自己有關係。

但既然他們乾了這些事,雲辭就要讓他們受到應有的代價。

“話說,我現在這裡有個辦法,不知道雲城主想不想聽一聽?”

雲辭當然很願意聽聽蘇溪兒有什麼好辦法,在兩人一番商譯之後,便決定現在就按照計劃去做。

首先,雲辭按照蘇溪兒所說的,先故意放出了黑衣人被抓到大牢的訊息。

在雲辭的一番有意操作之下,這故意被放出的訊息,也是很順利的成功傳到了雲叔和雲伯的耳邊。

這下,雲叔和雲伯兩個人不得已又聚集在了一起,開始商量起了對策。

畢竟如果不想辦法把那個黑衣人救出來的話,他們倆很有可能就此暴露。

但就在兩人商量著的時候,總感覺有哪不對勁的雲伯提出了質疑。

“你說有冇有可能,這其實隻是一個陷阱呢?我總感覺哪裡好像真不對勁。”

“說不定也隻是想把我們騙出去而已,萬一我們真去了,那不就正中他們下懷了嗎?”

雲伯實在太謹慎了,這讓本來覺得冇什麼問題的雲叔,在聽了他的話之後也開始警惕起來了。

“為了以防萬一,我們還是先把情況給打聽清楚再說吧,萬一真的就是個陷阱。”

於是,雲叔和雲伯兩人隨便找來一個下人,裝作不經意一般向他打聽了起來。

“這件事我們不少人都知道,甚至還有人那天看見了!”

也是從這個下人的口中,雲叔和雲伯也纔敢確定,蘇溪兒昨天出去之後。

也是真的抓回來一個黑衣人,並且這件事情還是有很多人都目睹並且知道的。

聽到這個下人的回答,雲叔和雲伯兩人也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因為這下他倆纔敢相信——這並不是一個陷阱,黑衣人是真的被蘇溪兒抓住了。

但此時的雲叔和雲伯都不知道,他倆的一舉一動都在蘇溪兒和雲辭的掌握中。

原來,雲辭早就猜到這倆人會有懷疑,也會去找其他人去證實這件事的真實性。

所以雲辭早就提前安排好了人,那時候雲叔和雲伯問話的人。

正好就是他安排的其中一個,就是故意要把那些事情透露給雲叔和雲伯兩人聽。

而此時已經完全放鬆警惕的雲叔和雲伯,兩人開始回去商量起了接下來的計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