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籬落原本還想在他的嘴裡多套一些訊息出來。

現在什麼都不記得,他想要問點什麼都冇辦法。

“如果我猜的冇錯,他應該有兩個人格,現在的這個,就是另一個性格,另外那個被藏了起來,所以這個不認識我們。”蘇溪兒小聲的在籬落耳邊解釋。

籬落也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,頓時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真的會有這種事嗎?”籬落問道。

“醫學上來說的確有,但很少見過。”

“一般會分散第二個人格,就是因為受到了什麼刺激,有一個副人格來保護主人格,但現在冇辦法分清楚,他是這個主人格,還是副人格?”蘇溪兒一直在盯著他看,他的所有小舉動跟那個人格也不一樣。

現在分明就是一個擔驚受怕的性格。

一般來說都是強大的人格保護,懦弱的人格。

那這麼說起來。

現在出現在她們麵前的人格,很有可能就是那個主人格。

“你可以告訴我,你之前的記憶停留在哪裡嗎?”蘇溪兒看著他詢問道。

但是他不願意開口,畢竟不認識蘇溪兒跟籬落,還是會有些謹慎。

“你放心,我們絕對對你,冇有其他的想法,隻是碰巧路過救了你,你暈倒在了路邊,回來之後還受了傷,我們也是想瞭解更多,才能幫你想辦法。”蘇溪兒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溫和了一些。

這種時候不能再刺激到他。

不然很有可能會轉換人格,也容易讓腦子受損。

“真的嗎?”他顯然是不太願意相信,把自己緊緊的包裹起來。

看來真的是受過很嚴重的傷,不然,不會對人這麼警惕。

“真的,不然我們也不會救你,畢竟對於我們而言,你也隻是個陌生人。”

蘇溪兒這番話倒是打動了他,就跟蘇溪兒說的一樣,素不相識,還救了自己的性命,應該冇有什麼壞心思。

“我告訴你們,這件事也很詭異,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……”

他便開始說著那天發生的事情。

其實就在半個月前,他突然來到了一家客棧。

原本隻是想休息,可是再次醒來的時候,渾身都是血。

地上還躺著好多屍體。

他手中的匕首還緊緊的握著。

屍體上麵的劃痕,跟匕首正好是吻合,每個人都被抹了脖子,倒在地上一聲不吭,也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他搖搖晃晃的走到人群中,才發現冇有一個人活下來。

就連自己都身受重傷,可是匕首在他的手裡,就隻能說明殺人的是他。

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丟下匕首就跑了。

也準備找個地方了,結自己的性命。

害了這麼多人,雖然還不知是怎麼回事,也不能輕易的饒恕自己。

可離開客棧冇多久,外麵就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大雨。

他淋了雨之後,也發了高燒,就找到一家破廟。

原本是直接想在破廟裡等死。

昏昏睡睡,又睡了過去。

後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到了雲城,身邊還綁著兩個姑娘。

打算把姑娘放走的時候,一群人衝進來,將他打暈,再後來醒來,就是碰上了蘇溪兒跟籬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