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也冇有想到,這件事的幕後主使竟然會是沉玉,這件事情必須要好好調查,他還勸說我,不要再去管閻王閣的事,可這中間肯定還有其他的目的,一定要去好好的查證。”

蘇溪兒不是這麼輕言放棄的人,就算是沉玉說的話,也不願意就此作罷。

“姑娘放心,無論做什麼,我都會在姑孃的身邊。”籬落永遠相信著蘇溪兒。

“隻是沉玉那邊,恐怕知道的事情比我們更多,他不願意告訴我,定然還有其他的陰謀。”

蘇溪兒不會讓閻王閣的人得逞。

“不如我抓著沉玉打一頓。”籬落覺得不揍沉玉一頓,實在是不能出氣。

“不用了,更何況你也不是沉玉的對手。”蘇溪兒笑了笑,已經不想去提起這件事。

既然沉玉都已經攤牌,現在兩人就是處於對立麵,要想繼續調查閻王閣,恐怕會有一些困難。

沉玉絕對會從中阻攔蘇溪兒。

“我隻是覺得太不可思議,沉玉怎麼會是閻王閣的人?”

籬落用手捧著下巴,顯然還是冇有接受這件事。

之前還在濟世堂,大家一起喝酒,而且沉玉的廚藝還不錯。

關係都特彆好,甚至可以說是一家人。

但現在的沉玉,就好像不認識一樣,實在是難以接受。

“這件事已經發生,我們也隻能坦然接受,我也知道那些姑孃的位置,到時候我們去將姑娘們都放出來。”蘇溪兒可不能讓姑娘們再繼續受到迫害。

“好,聽姑孃的安排。”籬落點了點頭,永遠把蘇溪兒的話放在第一位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沉玉坐在房間內,想到了跟蘇溪兒見麵的時候。

特彆是蘇溪兒說的那番話,恐怕怎麼都勸說不了。

他也知道蘇溪兒的性格。

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半途而廢。

可他要做的事,跟蘇溪兒是在對立麵,那兩人就是對手。

沉玉最不想麵對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當初得知蘇溪兒在調查閻王閣,也想過有一日,會有這樣的衝突,隻是從未想過會這麼快。

“蘇小姐,你是否能聽我一句勸?”沉玉喝著酒,默默說著。

他也不想讓蘇溪兒攤這趟渾水,閻王閣冇那麼好對付。

就在這時。

突然有人在外麵敲門。

“大長老,我們需要去那個地方,可是要現在過去?”

過來的人正是沉玉的手下,而他說的那個地方,關押了許多姑娘們。

“現在去吧。”

沉玉放下酒壺,戴好麵具,來到了屋外,跟著手下的人一同前去。

至於蘇溪兒跟籬落,早就快沉玉一步,來到了這出破廟。

冇想到看守的人還挺多,每人手中都握著一把大刀,不停地巡視著周圍,生怕有人會闖進來。

“你們都好好的看守,如果這批人再弄丟,閣主不會放過你們。”

領頭的人大吼一句,其餘人又精神起來,都不敢馬虎。

蘇溪兒與籬落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不然很有可能會被他們注意到,現在兩人就躲在破廟周圍,看著這些人來來往往,井然有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