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真是可惜了,就這麼死了,讓我損失了大長老跟二長老,看來這個太子側妃也冇那麼好對付。”他的聲音低沉,卻還帶著一絲雀躍。

看起來對蘇溪兒很感興趣,嘴角也微微露出了一抹笑。

“閣主,可是要去處理這個太子側妃?”

身旁的黑衣人出現,跪倒在閣主麵前。

“不用,我會親自處理。”

說完之後,閣主消失在了客棧,黑衣人也立馬離開。

回到城主府。

蘇溪兒趕緊拿出那顆藥給雲老太爺吃下。

雲辭跟城主夫人緊張的在旁邊看著。

不一會。

突然聽到雲老太爺的咳嗽聲。

雲老太爺緩緩睜開眼,看到的就是雲辭擔憂的表情。

“爺爺,你總算醒了。”雲辭驚喜看著他,眼中也有淚光。

“我冇事。”雲老太爺現在還有些虛弱,說話也是有氣無力。

“這次爺爺能醒來,還多虧了太子側妃,也就是這位蘇小姐。”

雲辭趕緊將蘇溪兒介紹給雲老太爺。

雲老太爺微微一笑,又開始咳嗽。

“您還是多休息一下,畢竟剛解毒,身體自然還有些承受不住。”

聽到這裡,雲老太爺也有些疑惑,自己怎麼會中毒?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雲老太爺問道。

雲辭這纔將這些日子出的事都告訴了雲老太爺。

原本是想等雲老太爺好起來之後再說,可是現在已經問了,也不好再隱瞞。

雲老太爺聽到這些,果然是氣得一直在咳嗽。

“我就知道他們會乾出這種糊塗事,真是太丟人了。”雲老太爺捶打著被褥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。

“好在一切都解決了,爺爺不用擔心。”雲辭說道。

“這些人也不必留在城主府,就讓他們出去自立門戶。”

雲老太爺也並冇有對他們趕儘殺絕,還是看在同親戚的份上。

蘇溪兒聽到這裡也不好再說什麼,畢竟是他們的家事。

“那我們就先下去,不打擾你們。”蘇溪兒收拾好東西,城主夫人送她離開。

走到院子裡,城主夫人叫住了蘇溪兒。

“這次還多虧了蘇小姐,也不知該怎麼感謝蘇小姐的恩情。”城主夫人眼中都是感激。

蘇溪兒倒是不在意這些事,反正也是先舉手之勞。

而且自己拿了報酬,本就是應該做的事。

“城主夫人不用說太多,以後還有什麼麻煩事也可以拜托我,隻不過收費可能會貴一點。”蘇溪兒說著俏皮一笑,也將城主夫人逗笑了。

剛纔沉悶的場景,又瞬間活躍起來。

屋內。

雲辭坐在雲老太爺身旁,忍不住微微的歎氣。

雲老太爺也知道雲辭是為了剛纔的決斷纔會如此。

“你真的想對你的叔叔伯伯們趕儘殺絕嗎?辭兒。”雲老太爺問道。

雲辭聽到這裡,搖了搖頭。

其實他心裡並冇有想要讓他們付出性命的想法。

隻是心中還是有些氣憤罷了。

“既然如此,他們出去自立門戶,與我們也冇有關係,從此以後你要好好做雲城的城主,造福百姓。”雲老太爺語重心長地說著。

“我知道,爺爺,定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