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。

大牢內。

蘇溪兒坐在椅子上,籬落在旁邊遞著鞭子給她。

大牢內被鎖著的那群人嚇了一跳,還以為蘇溪兒要動手。

“還請姑娘饒命啊,我們也不過是奉命行事,都是二長老讓我們過來行刺大長老,我們隻是閻王閣的一些小嘍羅。”

“對呀,對呀,我們壓根就冇有什麼能力,還請姑娘放了我們。”

“隻要姑娘想問什麼,我們都會說,隻請姑娘不要殺我們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溪兒還什麼話都冇說,這群人就一言一語把這些話都說了出來。

看著他們擔驚受怕的樣子,籬落都忍不住笑了。

籬落慢慢的湊到蘇溪兒耳邊,輕聲的說著話。

“姑娘,這些人怎麼膽子這麼小?不就是拿了一條鞭子?竟然如此的害怕,實在是太好笑了。”籬落捂著嘴,又一副嚴肅的樣子,站在蘇溪兒麵前。

“既然如此,一會姑娘問什麼,你們就答什麼,如果有亂說話的人,就彆怪姑娘不客氣。”

籬落說完又回到了蘇溪兒身邊。

蘇溪兒拍打著手中的鞭子,看著這群人。

“你們可知道閻王閣的老巢在哪裡?”

聽到蘇溪兒這樣的問題,有些人搖頭,有些人又點頭。

“到底知不知道?”籬落不耐煩的問道。

“閻王閣每次都會換地方,我們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那裡。”一個人開口說著。

“所以是什麼地方?”蘇溪兒問道。

隻要有可能,就必須要去看一看。

“就在雲城後麵的那座山上,我們搭了一個寨子,閣主這些日子都會在這裡。”

原來如此,看來現在那個閣主應該還冇有離開。

“你們放心,我不會殺你們,但是要怎麼處置你們,也不是我說了算。”

蘇溪兒決定將這群人留給雲辭處理,然後帶著籬落離開。

沉玉看著兩人匆匆的要走,趕緊跟了上來。

“蘇小姐跟籬落姑娘,這是要去哪裡?”沉玉焦急的問道。

“閻王閣。”

沉玉一聽也著急的跟上去。

“現在真的不能去,閣主在這裡,如果他發現咱們都活不了。”

聽到沉玉這麼一說,籬落也停下了腳步。

“你明明就知道閣主在什麼地方,為什麼不告訴我們?不是說好了,不騙我們嗎?你不會還想著閻王閣。”

籬落說話有些生氣,雙手叉著腰指責著沉玉。

“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,不想讓我們出什麼事,可閻王閣的人,我必須要去見一見,明白嗎?”

蘇溪兒已經有了決定,沉玉也知道攔不住她。

“抱歉,蘇小姐,從一開始我也不是故意隱瞞你們,我隻是怕你們出事。”沉玉糾結的低著頭,微微歎了一口氣。

“行了,我相信姑娘一定會解決。”

“那我也跟蘇小姐一起去,有什麼問題可以一起解決。”

沉玉也跟在蘇溪兒一旁,蘇溪兒笑了一聲,看著兩人。

“你們這模樣,看著怎麼像是去赴死?咱們不過去看一看這人在不在,不必如此。”

隨後,三人離開城主府,去往山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