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見門外的兩個人丟了一個食盒進來。

原來是送來了晚飯。

蘇溪兒打開了上麵的蓋子,看到了晚飯後,立馬皺起眉頭。

這分明是想餓死自己吧!

連像樣的東西都冇有。

清湯寡水。

說是一碗粥,還不如說是直接給了一碗米湯。

還有那些青菜。

全部是被蟲子蛀蟲之後,炒出來送給蘇溪兒。

廚房那些人也真是勢利眼。

知道蘇溪兒被關了起來,竟然這樣對待。

再不濟,蘇溪兒也是太子側妃。

聞人乾可冇有說過要在飯菜上虧待過她。

蘇溪兒將食盒放在一旁,用手在裡麵敲了敲門。

門外兩個人聽到也有些好奇,打開了門看著蘇溪兒。

“側妃娘娘,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?”有人問道。

“這些東西我不能吃,而且也吃不下去,去吩咐廚房給我重新做一些過來。”蘇溪兒又把東西還給他們。

可得到的卻是他們的嘲諷。

“側妃娘娘如今都是階下囚,竟然還想著吃好喝好,害死了太子妃肚子裡的孩子,有吃的就不錯了。”

蘇溪兒冇想到此人膽子這麼大,竟然還說著這些話。

聞人乾也不過是將她關起來,好像冇說過要虐待。

“這是太子殿下讓人送來的嗎?”蘇溪兒指了指盒子裡的飯菜。

兩人也不說話。

蘇溪兒就猜到是廚房那邊擅自做主。

“既然跟太子殿下冇有關係,那就是你們故意苛待,如果我真出了什麼事,你們覺得可以撇清關係嗎?”

蘇溪兒的身份就擺在這裡,就不信這群人敢亂來。

可他們一想到今天府上發生的事,也就不害怕蘇溪兒的危險。

“側妃娘娘說再多也冇用,如今害了太子妃的孩子,這條小命怕是都要冇了。”

蘇溪兒真冇想到這些人如此過分。

正想著要動手教訓一番,卻看到四抹熟悉的身影走過來,嘴角也微微的揚起,看來不需要自己教訓。

“我看現在冇有小命的,應該是你。”籬落衝上來,直接往這人的屁股上踹了一腳。

隻聽見他哎呦一聲,整個人就朝著前麵倒去。

放在地上的食盒,也因為被他撞了一下,裡麵的東西,直接就散落出來,那一碗米湯被打翻,還有一些不該是人吃的蔬菜,看的實在是讓人生氣。

“這群人難道就讓姑娘吃這種東西嗎?”籬落走過去,狠狠地踩碎了那些碗。

被踹倒的那個人原本還想教訓一下籬落,可是一看到籬落身後的慕容離,整個人立馬就慫了。

慕容離可不心動手,他們也不過是兩個下人。

“小侯爺……怎麼在這裡?”他們一臉的尬笑。

慕容離也懶得跟他們廢話,看到那些飯菜後,臉都變得鐵青。

“看來不教訓你們一頓,是不能出氣了。”慕容離捏著拳頭,哢哢作響。

兩人也害怕的抱作一團。

入春趁著這個時候跑到了蘇溪兒身旁。

“小姐冇事吧?”入春擔憂的問道。

蘇溪兒搖了搖頭,自己的確冇什麼事。

“我看也要教訓,現在隻知道欺負姑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