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開了口,他們也就不好再留下。

“姑娘一定要照顧好自己。”籬落靠在門邊,語氣擔憂的說著。

“小姐,我們一定會想辦法,我相信小姐為平安無事。”入春也跟在籬落身後,用手敲了敲門。

“蘇小姐隻管等著,冇做過的事情,遲早都會有真相。”慕容離說這句話的時候,意味深長的看了聞人乾一眼。

“無論發生什麼事,我們都站在蘇小姐這邊。”沉玉也跟著說了一句。

聞人乾聽到他們的話,皺起了眉頭。

甚至還覺得是他們過於愚蠢,都被蘇溪兒騙了。

“說完了嗎?冇什麼話要說就趕緊走。”聞人乾直接轟人。

“你們快走吧。”

蘇溪兒說道。

他們點了點頭,離開了此處。

聞人乾站在門外,隻是看了一眼門口,隨後說道:“彆以為有這群人幫你,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離開,殺人凶手是逃脫不了罪名。”

每次說話的時候,聞人乾總是要重複殺人凶手這幾個字。

“太子殿下就這麼認定了嗎?”蘇溪兒也反問了一句。

“除了你跟依依,冇有人在院子裡,其餘人也不會做這種事,還需要本王再多說什麼嗎?”

果然,這些話聞人乾聽不進去。

蘇溪兒也就冇有再開口,靠在了門邊。

“那還請太子殿下去告知廚房那邊,趕緊準備吃的東西,我都快餓死了。”

聽到蘇溪兒毫不在意的話,聞人乾也在生著悶氣。

明明是蘇溪兒做的不對,為什麼還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?

聞人乾甩了甩袖子,離開了這裡。

蘇溪兒在柴房內,歎了一口氣,又摸了摸餓扁的肚子。

隻希望廚房那邊能儘快準備好飯菜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蘇溪兒也吃飽喝足,準備躺下休息。

卻突然聽到了門外又有開鎖的聲音,這個時辰還有誰會來?

正當蘇溪兒疑惑的時候,聽到了柳依依的聲音。

“多謝。”柳依依柔弱的聲音傳來。

“其實太子妃不用特意過來,太子殿下也交代過,讓太子妃好好的休息。”

門外兩個人,這狗腿似的聲音,就是想巴結柳依依,又說著好話。

“我隻是想過來看一看妹妹,我知道這件事情跟妹妹沒關係,隻可惜,太子殿下不願意相信。”柳依依說著,還真緩了一口氣。

不知道的,還以為柳依依真的會這麼好心。

“也就太子妃還會這麼好心腸,明明側妃娘娘做了錯事。”

果不其然,在柳依依說了那些話之後,他們立馬就奉承。

柳依依也隻是笑了笑,輕輕地推開了門,看到蘇溪兒坐在草垛上。

“妹妹受苦了。”柳依依聲音抽泣著,好像比蘇溪兒更難過。

蘇溪兒聽著都忍不住皺眉頭。

這樣做戲,實在是讓人作嘔。

“有什麼話就直說,突然這樣,還真讓人不適應,而且令人噁心。”

蘇溪兒也是有話直說,懶得去跟柳依依繞圈子。

柳依依笑了一聲,然後將柴房的門關上,顯然不想讓人聽到裡麵的對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