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依依趕緊打掉了蘇溪兒的手,果斷的後退一步。

“你不用裝的,事情已經成定局,太子殿下絕對不會放過你。”柳依依還在為自己找說辭。

“那如果真是這樣,太子殿下為什麼不當場處決了我?而是選擇把我關起來呢?”

蘇溪兒這番話,的確是讓柳依依害怕。

當時出事。

能看出聞人乾的憤怒。

如果是換作平常,聞人乾早就下令要處置蘇溪兒。

可即便是知道孩子冇了。

聞人乾也冇有對蘇溪兒做什麼,隻是關著。

難道真的跟蘇溪兒說的一樣?這件事還需要調查?

要真的鬨得太大,自己假懷孕的事情肯定也會暴露。

必須得回去想想辦法,讓這件事趕緊過去才行。

柳依依一聲不吭的離開,蘇溪兒笑了笑,心裡已經有了辦法。

如果柳依依冇有過來,蘇溪兒還冇那麼快想到解決的辦法。

柳依依落荒而逃的樣子,已經證明瞭她的心虛。

一個人越是心虛,就越是想將這件事情弄明白。

“柳依依,我倒要看看,你怎麼幫我。”

……

皇宮。

碧落也帶來了太子府的訊息。

皇後聽到這些話,實在是覺得有些荒唐。

“柳依依都冇有懷孕,蘇溪兒怎麼可能會讓她的孩子冇了?”皇後重重的拍著桌子。

怎麼也冇想到你還會用這樣的手段。

現在聞人乾誤會了蘇溪兒,想要解釋清楚,也冇那麼容易。

畢竟皇後也清楚,不能將鐲子的事情說出去。

“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皇後孃娘,難道就讓太子妃這樣冤枉側妃娘娘嗎?”

碧落也知道,皇後的心裡,還是想要讓蘇溪兒跟聞人乾好好在一起。

如果因為這件事情,影響到了聞人乾跟蘇溪兒的關係,那不便宜了柳依依嗎?

“讓本宮想想辦法。”皇後揉了揉太陽穴。

柳依依做的這件事,實在是可惡。

早知道。應該在柳依依假懷孕的時候就戳穿。

這樣就不會再有後麵發生的事情,蘇溪兒也不用遭這樣的罪。

“本宮去見一麵皇上,讓皇上好好調查一番才行,本宮就不相信,柳依依可以瞞住所有人。”

皇後起身,碧落也趕緊跟上。

兩人來到了禦書房,門外的太監冇有攔著皇後。

等皇後進來,看到皇上還在批閱奏摺,趕緊走到他身後,伸出手搭在肩上,替他捏一捏肩膀。

“皇上這樣操勞,也要注意身體才行。”皇後關心道。

“無事。”

“皇後來這裡,可是有什麼事?”

皇上也清楚,皇後冇什麼事情不會深夜前來。

聽到皇上的問話,皇後猜了猜,他估計還不知道發生的事情。

畢竟這一整日,皇上都在禦書房忙著,也冇時間去聽說外麵的傳聞。

皇後趁機就將太子府發生的事情,全部告訴了皇上。

他冷著臉,然後放下了手中的毛筆。

“太子怎麼能如此的果斷?側妃又怎麼會去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?都冇有調查清楚,就將人關起來,實在是不妥!”

皇後就知道,皇上對於這件事,肯定不會不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