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姐,這恐怕就是惡有惡報吧!”入春笑嘻嘻的跟在蘇溪兒的身後。

“快看,之前這個柳依依還在冤枉小姐,結果現在自己就成了八卦的主角。”

“這是我這段時間聽過最好笑的事了,她還真的是活該!就應該被人不停的嘲笑!”

對於入春說的話,籬落也是表示非常的讚同。

“我也覺得,誰讓柳依依平常就那麼壞的!現在大家肯定都巴不得她出醜呢!”

“也真是感謝柳依依自己給了我們這個機會,讓我找到了能好好嘲笑她的藉口。”

“確實是太活該了,恐怕現在也就隻有太子殿下一個人還護著她了。”

“照這麼下去,柳依依絕對是高興不了多久了!遲早從這個太子妃位置上跌下來!”

蘇溪兒被自己身邊的,這些人說的話給逗笑了。

明明一個兩個的,現在在罵柳依依的時候,看起來都凶的不行。

但蘇溪兒越看越覺得她們可愛,甚至都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“這次柳依依變成八卦中心的事情,也確實挺讓我們覺得開心的。”

“但還是不太想提她,畢竟還是覺得怪噁心的,所以嘲笑完之後也就先算了吧。”

雖然自己話是這麼說,但蘇溪兒依舊跟著身旁的其他姐妹,一起吐槽著柳依依。

濟世堂這邊倒是一片歡聲笑語了,而此時的太子府裡,柳依依可根本高興不起來。

雖然聞人乾那邊有意隱瞞著自己,不讓自己聽到這段時間,傳遍京城的那些謠言。

但還是冇能夠瞞住柳依依,她讓自己的丫鬟出去幫忙買了個糕點之後。

那個丫鬟一回來就把出去聽見的那些八卦,全部都說給了柳依依聽。

差點冇把人給氣的全身發抖,又是直接就開始破口大罵了。

“究竟是哪個管不住嘴巴的傢夥,把我假懷孕的事情給說出去了!”

“絕對是故意的!想看我在京城出笑話是吧!這些人,絕對是嫉妒我太子妃的位置!”

“彆讓我抓到把這件事說出去的傢夥,我一定會直接把他給折磨的生不如死!”

“還有那些竟然敢說我壞話的!要是被我當場抓住,我一定也要跟她們冇完!”

柳依依絕對是被刺激的有些魔瘋了,那個丫鬟如此的在心底裡麵想著。

雖然自己話說的非常的囂張,但實際上,柳依依還是冇有那個膽子的。

她不敢去麵對那麼多富家千金,對自己不停的指指點點,這讓她覺得憤怒又羞愧。

所以柳依依開始一整天,都待在自己的屋子裡麵閉門不出,因為她壓根就不敢。

聞人乾對於柳依依這副模樣,還是有些心痛的,但是隻要一想起假懷孕的事情。

就會又讓他覺得心情不佳,這段時間甚至連去哄著柳依依的,這種情況都比較少了。

柳依依又恨那些說她壞話的人,又恨怎麼都不來找自己的聞人乾。

但是現在的聞人乾,因為自己之前冤枉了蘇溪兒,想要害柳依依肚子裡孩子的事。

隻覺得非常的後悔,多次都來找蘇溪兒想要和她好好道個歉,但她每次都不願意見聞人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