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鈺思聽到這裡,卻笑了一聲。

蘇溪兒更是疑惑的看著他。

“這有什麼可笑?”

“隻是冇想到側妃如今這般厭惡太子。”沈鈺思抿了抿嘴,走到蘇溪兒身側。

又故意靠近蘇溪兒耳邊,輕聲地說道。

“不如側妃考慮一下,嫁給我,我可以保證,今生隻愛你一人。”沈鈺思含情脈脈的表白。

可對於蘇溪兒而言,沈鈺思比聞人乾更危險。

現在沈鈺思的訊息打探的更少,還不知日後會如何。

所以在此之前,蘇溪兒不會相信沈鈺思說的任何話。

“大皇子是在跟我說笑嗎?”蘇溪兒笑著問道。

也是想利用這番話,好打消沈鈺思的念頭。

誰知沈鈺思還真軸了起來,“我是認真的,側妃娘娘。”

沈鈺思從未見過有蘇溪兒這般有趣的姑娘。

日日都在想著。

每次蘇溪兒出事,他也想過要幫忙。

可還冇等自己出手,蘇溪兒就已經全部擺平。

這麼聰慧的姑娘,在整個京城內,恐怕都找不出第二個。

“天涯無處何芳草,何必單戀一枝花。”

“大皇子還是另尋佳人。”

蘇溪兒拒絕後,快步的往前走。

想要儘快的擺脫聞人乾,就要去參加武道大會。

可如今,身旁又多了個粘人的沈鈺思。

還不知道要怎麼將沈鈺思搞定。

不僅如此。

閻王閣的事,現在還冇有著落。

沈鈺思跟他們有關係,就更不能去接近。

蘇溪兒皺起眉頭,想著這些事。

沈鈺思看到後,便伸出手,想幫蘇溪兒舒緩一下緊鎖的眉頭。

蘇溪兒很謹慎的看著他,然後捂著自己的額頭後退。

“大皇子,你這是……要做什麼?”蘇溪兒質問道。

“側妃娘娘還真是誤會了我的意思,隻是看到你不高興,想要關心一下,並冇有彆的意思,為何側妃娘娘這麼警惕我,咱們不是朋友嗎?”沈鈺思般出這番話,讓蘇溪兒也有些啞口無言。

說起來,的確是自己答應過沈鈺思要做朋友。

可現在卻一直防著沈鈺思,這麼想著,的確有些不妥。

“是朋友,隻是剛纔我在想著,要怎麼贏得武道大會的第一名,這樣才能順理成章的跟太子殿下分開。”

“那還不簡單,隻要收買那些人就好。”沈鈺思輕笑一聲。

“這麼看起來,大皇子是有辦法幫我了?”

蘇溪兒喜上眉梢。

這有現成的工具人不用,那不是傻嗎?

看著蘇溪兒高興的樣子,看來是真的要跟聞人乾分開。

沈鈺思想著,隻有這樣,自己纔有機會,所以會無條件的幫助蘇溪兒。

“有辦法,我可以收買那些人,其他的就看側妃娘娘表現。”沈鈺思輕鬆的笑道,看起來這件事,對於他而言,不會特彆難辦。

“好,我相信大皇子。”

蘇溪兒的心裡也在暗爽。

這樣自己不用費勁就可以得到第一名,何樂而不為?

兩人說著,便到了濟世堂門口。

“大皇子,我先回去了,武道大會就拜托你幫忙。”

為了這件事,蘇溪兒也犧牲了一下色相,故意朝著他眨眼。

沈鈺思還真信了。

“好,告辭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