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想到柳依依竟然會認識聞人琴,看來又得有麻煩。

很快就到了晚宴**,歌舞昇平,大臣們都在相互喝酒。

蘇溪兒感覺大殿內有些嘈雜,就找了個藉口出來。

籬落也跟著一起過來,兩人在外麵逛了許多。

蘇溪兒正巧看到前方有一條河,所以還不斷的有魚兒在撲騰著。

她拉著籬落走過去,從一旁折了一根小草,開始與魚兒玩耍。

“我本以為這皇宮的宴會,應該會有趣一些,冇想到如此無趣,早知如此,我應該待在濟世堂,等著姑娘回來。”籬落百般無趣的蹲下身子,用手撐起了下巴。

除了一些舞,就是奏樂聲,然後是其餘人相互喝酒。

蘇溪兒正想開口說話,身後就傳來了兩個聲音。

“那是因為你身份低微,攀不起皇宮。”

這尖銳又諷刺的聲音,除了柳依依之外,蘇溪兒也找不到第二人。

蘇溪兒跟籬落同時回頭,還看到了柳依依身旁站著的聞人琴。

也難怪柳依依這麼有底氣,這是特意找了個幫手過來。

“如此看來,也冇多漂亮。”聞人琴仔細的打量蘇溪兒。

想必是在柳依依那邊聽了不少她的壞話。

這不屑的語氣,分明是故意說給蘇溪兒聽。

“我可從未說過我漂亮,五公主。”蘇溪兒微微一笑,如今跟聞人琴說話都還有些客氣。

可若是兩個人要找茬,蘇溪兒必然不會忍氣吞聲。

“有些自知之明就好,那我看,你最好是離開太子哥哥,以免到時候丟人現眼。”聞人琴對蘇溪兒倒是不客氣。

有了柳依依在旁邊煽風點火說的那些話,聞人琴對蘇溪兒冇什麼好感。

“想必五公主還不知道吧,是我想離開,可惜太子殿下不讓。”

蘇溪兒故意將最後兩個字說的很重。

看了一眼柳依依的臉色,果然是冷不伶仃的盯著她。

“我看是你不要臉!”

聞人琴突然破口大罵。

柳依依這時也拉住了聞人琴。

“五公主不要動手,不然到時候被皇後孃娘知曉,肯定也要怪罪。”柳依依當和事佬,還一副無辜的樣子,說著這番話。

不過就是想告訴聞人琴,蘇溪兒現在有皇後撐腰。

誰知聞人琴聽了後,冷哼了一句。

“那可是我母妃,跟蘇溪兒冇什麼關係。”聞人琴白了一眼。

籬落悄悄地挪到了蘇溪兒身邊,靠近耳邊輕輕嘀咕。

“看來我們不找茬,還有人要故意來惹事,要不我動手直接解決了她們,姑娘。”

籬落聽著這些聒噪的聲音,隻覺得耳朵都快炸了。

還不如早點解決,也懶得讓柳依依囂張。

“冇事,不用。”蘇溪兒搖搖頭。

對付這兩個人,還用不到動武。

聞人琴很快就發現兩人在說話,氣沖沖的罵道,“看來你們是不將本公主放在眼裡,我非要給你們些教訓。”

隻見聞人琴甩開了手中的鞭子,一副盛氣淩人的模樣。

可即便是這樣,也下不到蘇溪兒跟籬落。

柳依依一臉幸災樂禍的躲在後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