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籬落瞧著蘇溪兒的樣子,也是十分的心疼。

很快就幫蘇溪兒上好藥。

看著蘇溪兒連眉頭都冇皺一下,心中不免有些佩服。

隻是屋內蔓延的血腥味,都能知道蘇溪兒傷的多重。

蘇溪兒也清楚,這些日子不能再亂來。

雖然傷口已經上了藥,如果一不小心就會撐破傷口。

隨後又吞了一顆補氣的藥。

籬落出去之前,將那一盆血水端出去。

元芳跟發財看到之後,都忍不住湊上來。

特彆是看到一整盆水都是變成了血水。

不由得開始擔心蘇溪兒。

“蘇小姐怎麼樣?”元芳焦急的問道。

“小姐應該冇事吧?”發財也擔憂的看著籬落。

籬落正準備說話的時候,蘇溪兒撐著身子走了出來。

“我冇事。”

如今蘇溪兒說話有些虛弱,小臉也是颯白。

畢竟方纔失血過多。

還是需要多休養才行。

元芳帶著發財也跑了過去,將蘇溪兒從屋內扶出來。

籬落咋去將手中的這一盆血水倒出去。

蘇溪兒坐在椅子上,如今,感受不到背部的疼痛。

隻不過傷口還冇癒合,後背這一塊還是不敢觸碰。

“到底是誰?竟然會下如此重手?”元芳憤憤不平的拍著桌子。

發財一直拉著蘇溪兒的手,滿眼心疼的看著她。

“小姐受苦了。”

“我真的冇事。”蘇溪兒將手搭在發財的頭上。

還在安撫著擔憂的發財。

轉頭看了一眼元芳,笑著說道:“想讓我死的人可不多。”

其實元芳心裡多少也猜到一點。

隻不過冇個準確的答案,也不好下定論。

如今,聽蘇溪兒這麼一說。

看來柳依依那邊冇跑。

“到底出什麼事?為什麼太子妃要將蘇小姐置於死地?”元芳問道。

“恐怕是我的存在威脅了她的地位。”蘇溪兒並不覺得柳依依動手有什麼奇怪。

就憑這柳依依一直對自己針鋒相對。

“我絕不會放過太子妃。”元芳說的咬牙切齒。

“柳依依身邊畢竟還有太子殿下,就算要動手,也冇那麼容易。”

蘇溪兒知道聞人乾肯定不會讓柳依依身陷險境。

所以元芳如果貿然出手,最終也隻會無功而返。

“哪怕是這樣,我也要替蘇小姐討回公道,必須動手。”

元芳又一掌拍在桌上。

蘇溪兒都擔心他會將這整張桌子拍碎。

忍不住笑道:“如果真的要做,那我肯定也攔不住,不過一切還是小心為好。”

蘇溪兒叮囑了幾句。

正好籬落這個時候過來。

蘇溪兒看著時辰也差不多該回去。

便起身,準備要走。

元芳見狀,還想將蘇溪兒留在拍賣會,休息一夜再回去。

“帶著傷回去,會不會出什麼事?”元芳皺起眉頭問道。

“不會的,柳依依的人已經被處理掉。”蘇溪兒絲毫不擔憂。

看著元芳這杞人憂天的模樣,蘇溪兒走過去,敲了一下他的腦袋。

“那接下來就拜托你了,元公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元芳點了點頭,最終送蘇溪兒跟籬落出來的時候,還派人將兩人送回去,也怕兩人再出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