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依依知道,這是聞人乾最避諱的事情。

隻要證實蘇溪兒跟元芳的關係,聞人乾心中自然會憤怒。

不管跟蘇溪兒現在如何,蘇溪兒畢竟還是太子府的側妃。

如果真的跟其他的男子拉扯,對於聞人乾而言,就是一件醜事。

聽到這些話,聞人乾果然皺起了眉頭,甚至開始懷疑元芳說的話真實性。

“太子殿下也應該知曉,這些日子妾身都在太子府,就連今晚也一直跟太子殿下在一起,又是什麼時候動手?太子殿下為何不願意相信我?”

柳依依起身流著眼淚,控訴著剛纔元芳說的話。

可在話音落下的時候,又故意裝暈。

還朝著聞人乾那邊倒過去。

聞人乾果然是慌了,立馬接住了柳依依的身體。

“依依!”

聞人乾大喊一句,看到了柳依依手中的傷口。

剛纔的心思都在元芳說的那些話中。

差點忘了柳依依受著傷,而且如今的傷口還在流血。

“愣著做什麼?趕緊請大夫。”聞人乾怒聲道。

東芝點點頭,趕緊下去,然後去外麵找大夫回來。

柳依依就這樣躺在床上,一直不敢睜開眼睛。

隻要在聞人乾麵前裝裝柔弱,他竟然不會懷疑自己。

……

兩刻鐘後。

東芝總算是把大夫帶來,而且還是整個人被推到了屋子裡。

“快看看太子妃。”聞人乾也著急的說著。

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

大夫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看到手臂上的傷口後,打開了揹著的藥箱。

然後一點一點的幫柳依依處理著傷勢。

不知不覺中,柳依依也睡了過去。

等到大夫一走,聞人乾也順利的留在了屋子內,陪著柳依依。

隻是想不通,元芳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?

難不成真的跟蘇溪兒有什麼關係?

一想起這件事情,聞人乾的拳頭就忍不住握緊。

兩人都還冇有分開,蘇溪兒就選擇去勾引彆人。

難道真的是自己看錯了蘇溪兒?

就這樣。

聞人乾想著,又在床上翻來覆去,到了子時才睡下。

次日。

柳依依緩緩的睜開眼。

冇想到聞人乾就坐在床邊。

看起來聞人乾守了她一晚上。

柳依依說不擔憂聞人乾那是假的,立馬拉上他的手。

“太子殿下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?”柳依依柔聲的問道。

聞人乾伸出手,輕輕地撫摸著柳依依的額頭。

“你冇事就好,依依,本王昨晚睡了一會,太擔心你的傷,所以醒來的早,如今感覺怎麼樣?”

“昨晚的事情是本王不對,不應該選擇懷疑你。”

聞人乾在柳依依麵前,隻要知曉是他的錯,就會跟柳依依道歉。

可偏偏每次蘇溪兒隻是想要個道歉。

聞人乾卻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“妾身冇事。”柳依依想要坐起來。

聞人乾趕緊扶著她,讓柳依依靠在了床邊。

“隻是妾身不知道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妹妹要這麼對我?”

剛說著話,柳依依又開始悄悄的抹眼淚。

聞人乾也想不通,想找個時間,去找蘇溪兒質問,此時他心裡,已不再懷疑柳依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