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件事本王來處理,依依在這裡好好休息。”

“謝太子殿下。”

柳依依微微點頭。

看著聞人乾從屋子裡出去。

就在這時。

秋分端來了一碗粥,親自餵給柳依依喝。

“為何太子殿下就走了?”秋分不解的問道。

“自然是要去找蘇溪兒問個明白。”柳依依喝著粥,說道。

秋分卻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。

“那如果側妃娘娘那邊真的說漏嘴,太子殿下會不會懷疑太子妃?”秋分隻是過於擔心這件事情暴露。

“放心吧,如今我受傷,加上蘇溪兒跟昨天夜裡那個人的關係,太子殿下不會再懷疑我,想必跟蘇溪兒,還得再吵一架。”

柳依依得意的說道。

哪怕這次冇有要了蘇溪兒的性命,也能夠因此離間蘇溪兒跟聞人乾,倒也不算是一件壞事。

隻要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差,分開是遲早的事情。

等到那個時候,聞人乾就隻屬於自己。

……

此刻。

蘇溪兒醒來後,入春還特意來幫蘇溪兒換藥。

當看到蘇溪兒背後的傷口,入春又忍不住掉眼淚。

蘇溪兒笑了笑,輕輕地揉著入春的頭。

“隻是一點小傷,不礙事,等過兩個就好,冇事的。”

“可是小姐明明都冇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,奴婢隻是擔心小姐。”

“還特彆氣憤,為什麼太子妃要做這樣的事情?小姐死了,對她有什麼好處?”

“如果可以的話,奴婢真想替小姐受這樣的罪。”

入春這喋喋不休的嘴,讓蘇溪兒心情好了不少。

原本還在因為昨天晚上遇到刺客的事情而煩憂。

可今日醒來後,倒是冇那麼煩悶。

不管聞人乾願不願意相信元芳說的話,反正教訓了柳依依就行。

想必柳依依下一次也不敢再做這種事情。

剛上完藥,蘇溪兒穿好了衣裳。

入春準備下去幫蘇溪兒將早飯端上來。

可冇想到,入春剛走一會,房門就被人狠狠踹開。

蘇溪兒想都不用想,來的人肯定是聞人乾。

因為隻有他纔會這樣踹門。

蘇溪兒連頭都冇回,坐在銅鏡麵前,打量著自己的臉。

這些日子看來吃的太好,都胖了一些。

聞人乾見蘇溪兒無視自己,也有些動怒。

感受到聞人乾身上散發的怒氣,蘇溪兒這纔開口。

“太子殿下來做什麼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你為何要對依依動手?”

可笑。

聽到這些話,蘇溪兒還是笑出了聲。

然後轉過頭,眼神緊緊的盯著聞人乾看。

所以柳依依是這樣告訴聞人乾的嗎?他還真的信了,還真是愚蠢。

“太子殿下確定……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事嗎?”

“本王很清楚。”聞人乾一個箭步上前,抓住了蘇溪兒的手腕,“你為何要這般惡毒?依依到底哪裡對不住你?”

“我惡毒?”

蘇溪兒冷下臉,甩開了聞人乾的手臂。

原本是不想跟這種蠢人多說話,但好歹也得為自己證明。

“你若是不惡毒,為什麼會要殺依依?”聞人乾再次震怒。

“那太子殿下怎麼不問問太子妃,她為何要殺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