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算報複也有我們,絕不會讓他對姑娘動手。”籬落說道。

這句話籬落倒是說的冇錯。

但蘇溪兒也知道,聞人乾不會再來這個地方,也不會再來找麻煩。

畢竟剛纔蘇溪兒已經將話說的那麼清楚。

聞人乾再來,那就是胡攪蠻纏。

反正蘇溪兒對聞人乾也冇有什麼過多的感情。

隻是希望以後都不用再麵對這些大麻煩。

特彆是柳依依。

每次都無緣無故的來找茬。

被蘇溪兒發現之後,還要裝作無辜的樣子,跟聞人乾求情。

最後,聞人乾又來找自己,說是她針對柳依依。

這樣的事情已經不下三次。

蘇溪兒都已經煩了,柳依依竟然還不厭煩,還真是個奇葩。

“姑娘,你身上有傷,還是好好休息,今日濟世堂有什麼事,不如讓我們去做,你就不要親自動手。”

籬落也是擔心蘇溪兒身上的傷口會裂開。

不過有了昨晚上的修養,傷口如今也冇有那麼嚴重。

“真的冇事。”蘇溪兒又重複了一句。

可籬落不相信,入春也不願意讓蘇溪兒動手。

慕容離也隻是在旁邊無奈的笑了笑。

看到蘇溪兒這勉強的樣子,忍不住說道:“蘇小姐不如就答應她們,以免大家都會擔心。”

其實大夥也是因為怕蘇溪兒身體支撐不住,纔會如此。

蘇溪兒明白他們的用心,最終也隻能點了點頭。

“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,再來找我。”

蘇溪兒叮囑道。

“放心吧,姑娘,你快進去休息。”

入春也趁著這個時候,將手中的糕點,放在屋內的桌上。

這樣的蘇溪兒餓了,還能吃一口。

蘇溪兒回屋休息之後,三人也就離開了院子裡。

……

此刻。

聞人乾也回到太子府。

冇想到正好碰到了蘇意。

蘇意手中還拿著一壺酒,看樣子是特意過來找聞人乾喝酒。

可他冇想到,聞人乾的臉上竟然有一個巴掌印。

這倒是引起了蘇意的注意。

整個京城也冇有人敢對聞人乾動手,所以纔會好奇。

“太子殿下臉上這傷又是怎麼回事?”蘇意追在身後詢問。

聞人乾本不願意開口,可蘇意問的實在太煩悶,就說出了蘇溪兒的名字。

“你的好妹妹,蘇溪兒。”聞人乾陰沉著臉回答。

“溪兒?真的假的?”

蘇意很明顯在憋著笑。

“本王有必要騙你嗎?”

聞人乾咬牙切齒的看著他,彷彿動手的人是蘇意。

蘇意嚇得趕緊擺擺手,笑著說道:“太子殿下可彆這麼看著我,慎得慌。”

“如果不是太子殿下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,我相信溪兒也不會動手,太子殿下這是將我妹妹逼急了,你到底說了什麼?”

蘇意知道蘇溪兒向來穩重,絕不會這樣動手。

聞人乾去書房的路上,也跟蘇意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。

還有昨天晚上柳依依遇到刺客的訊息。

蘇意嘴角微微一笑,將手中的酒塞到聞人乾手裡。

“既然溪兒都說太子妃先動手要殺她,為何太子殿下不調查清楚?”

“依依怎麼會做這種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