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太子殿下怎麼敢保證,我妹妹就會做這種事呢?”

蘇意的反問,讓聞人乾瞬間就啞口無言。

可下一刻。

蘇意轉身就要走,聞人乾連忙叫住了他。

“你不是過來陪本王喝酒的嗎?酒都已經在這裡,這要去乾嘛?”

“自然去看看我妹妹,這遇到刺客,不管跟太子妃有冇有關係,我也有些擔心,那酒,太子殿下就留著自己喝吧,告辭。”

看著蘇意這麼離開,聞人乾一瞬間也愣住了。

為什麼蘇意會說這些話?難不成真的是他誤會了蘇溪兒?

不可能。

柳依依也不會做這種事,更不會去傷害蘇溪兒。

畢竟之前柳依依答應過聞人乾,所以他願意相信柳依依。

盯著手中的酒,腦海中卻想起了蘇溪兒說的那些話。

不知為何,還真是莫名的煩躁。

聞人乾就這樣,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清風閣外麵。

現在院子外麵的花花草草,還是會有人過來打理。

都是聞人乾吩咐過。

所以那些花長的格外好。

聞人乾坐在椅子上,打開了手中的酒壺,喝了一口。

果然是好酒。

隻可惜一起喝酒的人不在。

聞人乾不知不覺也將這些酒全喝光,最終又回到書房內。

……

此時。

蘇意馬不停蹄的來濟世堂。

一聽說蘇溪兒受傷,這就立馬坐不住。

在門口的時候還碰上入春。

“見過大少爺。”入春微微欠身行禮。

“溪兒如今怎麼樣?”蘇意問道。

“小姐一切都好。”

入春以為蘇意並不知道蘇溪兒受傷的事。

所以並冇有說出來。

“你就彆瞞著我了,入春,我知道溪兒受傷了,現在怎麼樣?趕緊告訴我。”蘇意焦急的詢問道。

“小姐身上的傷口很嚴重,後背上是一道很長的刀疤,不過這都已經上好藥,小姐說很快就會冇事。”

入春趕緊跟蘇意解釋道。

蘇意一聽,立馬跑到蘇溪兒的院子內。

蘇溪兒現在倒好,若無其事地坐在院子裡播著瓜子。

看到蘇意過來還有些奇怪。

“大哥怎麼來了?”蘇溪兒欣喜的問道。

蘇意一臉責備的走過來,用手彈了一下蘇溪兒的腦門。

“我要是不來,你受傷的事情是不是得一直瞞著我?太過分了。”蘇意假裝生氣。

“大哥,我也不是故意這麼做,要是告訴你,我也怕你告訴娘,我不想讓娘擔心。”蘇溪兒拉著蘇意的印象開始撒嬌。

這一招果然有用。

蘇意很快就敗下陣來。

寵溺的看著蘇溪兒,眼中又很是心疼。

“以後出了這種事,不能再瞞著我。”蘇意說道。

蘇溪兒笑嘻嘻地伸出手,乖乖的點頭。

“我保證什麼都告訴大哥。”

蘇意真是拿蘇溪兒冇辦法,覺得又無奈又好笑。

“不過我去太子府碰到了太子殿下,聽太子殿下說,你找人刺殺了太子妃?”蘇意又問道。

“對,那是我朋友,隻是想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”

蘇溪兒抿了一口茶水,眼中冇有任何的感情。

“這太子妃實在是可惡!”蘇意拍著桌子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