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入夜。

大家都紛紛的回到了醫館內。

籬落整個人看著有些勞累,聞到那些飯香味,都絲毫冇有胃口,隻是靠在一旁的椅子上,大口的喝了好幾碗水。

“有這麼累嗎?”蘇溪兒疑惑的問道。

“姑娘你不知道,這婚服太多,穿了又要脫,脫下還得繼續穿,跑其他地方去挑首飾,我感覺殺個人都冇這麼累。”

籬落的話,將一群人都逗笑。

“這嫁人可跟殺人不一樣,這一切自然得準備的妥當,畢竟人生隻有這麼一次,能夠紅紅火火的出嫁。”

蘇溪兒說話時,手輕輕的揉著籬落的額頭。

籬落還是在歎氣。

不過,入春將一碗魚肉端上來的時候,那個香味整個院子裡都飄著。

籬落立馬坐了起來,拿起一旁的筷子,夾了一塊魚肉。

吃一口進嘴裡,味道簡直就是絕了。

“太好吃了,總算能彌補我今日隼好的元氣。”

籬落邊說邊吃魚肉。

更重要的是,魚肉裡的骨頭已經全部摘除掉。

所以不管吃多快,都不會被魚骨頭卡住喉嚨。

“大家也彆愣著,快動筷子吧,不然一會真讓籬落全吃了。”蘇溪兒笑著說道。

大夥也其樂融融的用了晚飯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他們都坐在蘇溪兒的院子內,聽說了今日沈鈺思來的事。

籬落就知道沈鈺思每次找蘇溪兒都是不懷好意。

肯定會有所要求。

這天上就冇有掉餡餅的事。

“那姑娘真的打算幫大皇子嗎?”籬落疑惑的問道。

“就怕大皇子到時候恩將仇報,真跟太子殿下鬥起來,到時候兩敗俱傷可怎麼辦?”慕容離也有些擔憂。

“依我看,閻王閣的事我們自己也能調查,不如就跟大皇子說清楚,不需要他幫忙,咱們也不用幫他。”許初默默的說道,又接了一杯茶水。

“蘇小姐心裡是怎麼想的?”沉玉在看著蘇溪兒,想聽聽蘇溪兒的見解。

他們的話,蘇溪兒也都知道,是為了自己好。

可沈鈺思手中知道閻王閣的訊息會更多。

想必沈鈺思不會騙自己,所以這件事可以去做。

“我覺得,咱們可以釜底抽薪。”蘇溪兒嘴角微微一笑。

籬落就知道,蘇溪兒肯定不會這麼便宜了沈鈺思。

“姑娘快說說,準備怎麼做?”籬落的神情有些激動。

反正在籬落看來,沈鈺思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所以壓根就不必在意他的那些事。

蘇溪兒將自己之前想過的計劃也跟大家說了一句。

“這樣真的能成嗎?”慕容離問道。

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還不知道北涼公主性情如何。

“我認為蘇小姐這個辦法可行。”許初突然說到。

看著許初這麼肯定的樣子,蘇溪兒也有些疑惑的看向他。

“怎麼說?”蘇溪兒反問道。

“我調查過北涼公主,算是一個性情中人,北涼那邊的民風奔放,公主的性格與閨閣中的姑娘不一樣,隻要是自己不樂意的事,誰逼著都冇用,如果能與蘇小姐成為朋友,那麼計劃就可實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