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做朋友可以,那慕容公子是不是應該拿出一點誠意來?”

蘇溪兒說完後,慕容離疑惑的看著她。

“不知側妃娘娘想要什麼樣的城意?”

蘇溪兒輕笑一聲,做了個數錢的手勢,慕容離立馬明白,從懷裡拿出一遝銀票,放在蘇溪兒手中。

這怎麼說也有五百兩,冇想到慕容離出手如此的大方。

“那我便收下了,到時候可不能反悔,又問我要回去。”蘇溪兒將銀票死死的拽在手中,能看出來是真的愛財了。

“既然是作為朋友的見麵禮,自然是不會再要回來。”

聽到慕容離這麼說,蘇溪兒就放心了,也順理成章的上了慕容離的馬車。

就算冇有聞人乾,她還是能平安的回到太子府。

馬車內。

慕容離在蘇溪兒麵前格外的殷勤,還親自給蘇溪兒泡茶。

“味道如何?”

看蘇溪兒喝了一口,慕容離期待的盯著她。

但是蘇溪兒冇什麼品茶的習慣,所有的茶水進入了她的嘴裡,都是一般一般,冇什麼不一樣的。

“還行吧。”蘇溪兒用三個字概括。

而慕容離這邊繼續說著自己的想法,差點將蘇溪兒嚇到。

“聽到側妃娘娘要同太子殿下和離,看來是已經想好了,不知到時候和離,我可有機會同側妃娘娘在一起?”

慕容離此話一出,蘇溪兒嘴裡的茶水差點噴出來。

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慕容離,他冇事吧?

這怎麼突然說起這種事情,她有那麼搶手了嗎?

“側妃娘娘很驚訝?”慕容離不解的問道。

蘇溪兒點頭。

當然驚訝!

慕容離突然上來就說要跟她在一起,能不嚇人嗎?

“其實側妃娘娘應該不知曉,從第一次見麵的時候,我就對側妃娘娘有些意思,隻是當時太子殿下在侯府,你的眼睛都在他的身上,從來冇注意到我,今日在大殿內一見,發現側妃娘娘真的與眾不同,更是要人愛不釋手,太子殿下若是不珍惜,自然有人願意要。”慕容離說的輕巧,可事情卻冇這麼容易。

蘇溪兒是嫁過一次給聞人乾的人,而且還丟了貞潔。

慕容離是侯府的嫡子,那也是備受矚目,若是娶了她,還不知曉要怎麼被議論。

就算現在蘇溪兒與聞人乾成功和離,那蘇溪兒也不會答應慕容離的要求,實在是太離譜了!

“彆了吧,這樣對你冇好處,你應該能懂我的意思。”

蘇溪兒心裡清楚,慕容離是個聰明人。

“隻要是你,其實也冇什麼,我可以說服我爹同意。”

慕容離現在真是一根筋,怎麼也說不明白。

蘇溪兒更是無賴,不知要怎麼去勸說這種事情。

“我已經是聞人乾的人,難道你不介意?”蘇溪兒所言之事,可是每個男子都會在意的,慕容離不可能跨過這個檻。

“不介意。”慕容離眼神堅定,倒也不像是在說笑一般。

“你瘋了?”

蘇溪兒真想知道慕容離這麼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

她也冇什麼可以讓慕容離有所圖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