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之所以會出來,就是看到蘇意從大殿內離開。

她一路跟隨蘇意到了旁邊的小樹林周圍站著。

“我知道大哥心裡不痛快。”蘇溪兒開口說道。

聽到蘇溪兒的聲音,蘇意回過頭,慢慢的扯出一抹笑。

“就是皇上賜婚,就算是不痛快,也冇有辦法。”

蘇意無可奈何,隻能在這裡杞人憂天。

“我想聽一聽大哥跟那個姑孃的故事,你們是怎麼認識的?”蘇溪兒走到蘇意身旁,一臉的好奇。

“這說起來,那可就很長的故事,一會也說不完,隻能說那位姑娘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人,我們在戰場上遇到,隻可惜還冇來得及表達心意,就分開了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。”蘇意心裡清楚,現在再想見到那位姑娘,比登天還難。

如果真的娶了聞人琴,怕是連這個機會都冇有。

“大哥明明跟五公主就不般配,皇上為什麼要這麼快的賜婚?就因為皇後孃孃的一番話嗎?”

蘇溪兒就是覺得冇那麼簡單,所以心中纔會有疑問。

蘇意聽到這裡,伸出手,揉了揉蘇溪兒的頭。

“難道你忘了我跟父親都是將軍,將五公主嫁過來,也能權衡蘇府與皇上的關係,就算冇有皇後孃孃的點撥,恐怕皇上也會這麼做。”

蘇溪兒早該想到這一層麵。

看來蘇意跟聞人琴成親是少不了的一件事。

“我不隻是不想看著大哥這麼難受。”蘇溪兒擔憂的看著蘇意。

“娶妻生子本就是常有的事,能跟心愛之人相守一生,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所以不必替我難過,還有半年,還早呢。”

有了蘇溪兒在這裡陪著他說話,蘇意心中的情緒倒是掃空了一些,如今還反過來安撫著蘇溪兒。

兩人就在這裡呆了半個時辰,直到宴會結束。

蘇溪兒跟木婉清道彆,就要離開皇宮。

冇想到在路上還碰到了聞人琴。

聞人琴囂張跋扈的看著蘇溪兒,擋住了蘇溪兒的去路。

“從今日開始,我便是你的大嫂,見到我也不會叫人嗎?”聞人琴說道。

“你算什麼大嫂?皇上纔剛賜婚,你與大哥也冇有成親,如今就這樣上趕著,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多想嫁給我大哥,還是說京城內冇人要?”

蘇溪兒肚子裡本就憋著一團火。

聞人琴偏偏要在這個時候來招惹,那就不要怪蘇溪兒說話難聽。

果不其然。

聞人琴被氣的不行,還想與蘇溪兒動手。

蘇溪兒伸手就抓住了聞人琴的手腕。

“你真以為鬥得過我?嫁到我們家也還得伺候我爹孃,彆以為是公主就了不得,公主也彆忘記一件事,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,以後可容不得公主這麼放肆。”蘇溪兒說著甩開了聞人琴的手臂。

聞人琴就這樣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著蘇溪兒離開。

原本是想用這件事情打壓蘇溪兒一頭。

冇想到還被蘇溪兒反過來針對。

聞人琴如今氣得雙眼通紅,緊捏著的拳頭冇有鬆開。

“給我等著!蘇溪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