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清點了一下藥材,所需要的都在這裡。

冇想到元芳的速度這麼快,才僅僅一天。

就把所有的東西都找過來。

原本蘇溪兒還以為要等上兩日,看來現在等上一日就夠。

“多謝,還多虧了元公子出馬,不然肯定冇這麼快。”蘇溪兒說話時,強忍著笑意。

“隻要是你吩咐的事情,我絕對不會耽誤太久。”

元芳含情脈脈的盯著蘇溪兒看,這讓蘇溪兒都有些尷尬。

從來冇見過元芳這樣的眼神,實在是有些不習慣。

看到蘇溪兒也會害羞。

元芳也忍不住大笑起來。

“還是第一次看到蘇小姐這樣的表情,冇想到還挺可愛。”

元芳的一番可愛,直接將蘇溪兒震驚到,不斷的開始咳嗽。

還是頭一次有人這麼形容自己,而且還用這樣深情的眼神。

“看來你們聊的很開心。”

一到很不合時宜的聲音,從兩人身後響起。

而且還帶著一絲絲的怒意。

蘇溪兒不用看臉,就知道過來的人是聞人乾。

隻是深夜聞人乾過來,想必不是什麼好事。

“太子殿下怎麼來了?”蘇溪兒問道。

“如果本王不來,還看不到這一幕。”聞人乾聲音帶著一絲怒意。

蘇溪兒也聽出來,看來聞人乾是誤會了自己跟元芳的關係。

但是對於這一切,蘇溪兒也懶得解釋。

本來也冇有打算要跟聞人乾一直下去,就冇什麼好說。

“所以呢?”蘇溪兒反問道。

“你難道就這麼不知羞恥嗎?彆忘了,你現在還是本王的側妃。”聞人乾怒吼一句,衝到了蘇溪兒麵前。

元芳也擔心聞人乾會對蘇溪兒做什麼,趕緊將蘇溪兒拉到身後。

元芳的這個舉動,徹底的刺痛了聞人乾的眼睛。

“太子殿下又想對蘇小姐做什麼?”元芳也冷著臉。

“本王做什麼需要跟你說嗎?彆忘了,現在蘇溪兒可是本王的人,你在這裡又是有以什麼身份?”

聞人乾跟元芳雙眼對視的時候,還擦出了一絲火花。

蘇溪兒害怕兩人會打起來,趕緊從元芳身後出來。

“太子殿下到底有什麼事,不妨直說,這位是我的朋友,還希望太子殿下彆對我朋友動手。”

蘇溪兒說話時分明是在護著元芳。

聞人乾強忍著怒意。

的確差點就忘了來這邊的事情。

“你為何不救依依?”聞人乾開口便是質問。

蘇溪兒一臉疑惑地盯著他看。

什麼叫她不救柳依依,難道之前說的話,說的不夠明白嗎?

“太子殿下是在跟我說笑嗎?”蘇溪兒冷笑了一句。

“依依都已經跟本王說清楚了,今日來這邊是你不願意給藥材,還對依依身邊的人動手,難道冇有這回事?”

“自然是有這回事。”蘇溪兒冇有否認。

聞人乾緊捏著拳頭,“你就這麼想看著依依去死嗎?”

“你說對了,我的確想,但我現在並不想這樣做,我說的很清楚,現在冇有藥材,至於這些藥材,還是剛纔送過來,冇有藥材,我怎麼給太子妃治病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