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這麼一解釋,眾人瞬間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有了柳依依的幫助,沈鈺思不可能會得逞。

等到時候事情敗露。

沈鈺思也知道是柳依依在從中作梗。

總不會懷疑到蘇溪兒的身上。

反正窩裡鬥,也是沈鈺思跟聞人乾那邊,和蘇溪兒也扯不上關係。

這也是為什麼蘇溪兒會立馬答應沈鈺思。

接下來就是要跟木婉清商量這件事。

柳依依也在當晚得到了這個訊息。

正是因為柳依依身邊的秋分出來,聽到了籬落跟慕容離的對話。

而兩人是故意說給秋分聽。

秋分知道後,立馬就將這件事告訴了柳依依。

柳依依肯定不會讓沈鈺思就這樣得逞,也準備將計就計。

隻見柳依依將東芝帶進來。

東芝還是一臉無辜的看著兩人。

“你伺候我多久了?”柳依依問道。

“從小就一直待在太子妃的身邊。”東芝誠懇地說著。

“如今,我要將你放出去,你可願意幫我完成一件事?”

柳依依又繼續詢問。

可東芝一聽到柳依依要讓自己離開,立馬就慌了神。

“奴婢不想離開太子妃。”東芝的聲音有些哽咽。

柳依依起身走到東芝麵前,將她從地上扶起來。

“不是讓你離開,而是為我做一件事情,而且也能保你的榮華富貴。”

聽到這裡,東芝滿臉的疑惑,到底是什麼事能有如此好的結果。

柳依依就將要把東芝送到沈鈺思身邊的事情告訴了她。

東芝嚇得又跪了下去。

“奴婢的身份怎麼配得上大皇子?”東芝很是惶恐。

“可這件事隻要成了,就算不是大皇妃的位置,那也是妾室,身份地位都比現在要高,他們也不敢虧待你,到時候你隻需要幫我傳遞訊息。”

柳依依早就將後路全部都安排好。

東芝去到沈鈺思的身邊。

如果能成功的得到沈鈺思的喜愛。

那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幫聞人乾打聽到訊息。

沈鈺思怎麼樣也掀不起一場風浪。

秋分這時走過來,將東芝扶起來。

“這可是一件好事,你還不趕緊跟太子妃道謝。”

東芝想了想,的確如此。

如果自己不再是丫鬟,那就有很多人伺候她。

這麼想著,倒也是件好事。

“奴婢願意為太子妃做事。”東芝微微的欠身,同意了此事。

柳依依滿意的點點頭,也開始了之後的計劃。

……

三天過去。

蘇溪兒把木婉清約了出來,而且還是在江上遊湖。

兩人在屋內有說有笑。

沈鈺思就住在隔壁的屋子裡,身旁也放著一盞酒。

他冇有任何好處的,喝著酒,聽著蘇溪兒和木婉清的談話。

木婉清慢慢的放鬆警惕,蘇溪兒不斷的在給木婉清倒酒。

就這樣過去兩刻鐘。

隔壁突然就冇了動靜。

木婉清倒在了桌上,蘇溪兒站了起來,推了推她的身體。

隨後。

蘇溪兒又走到隔壁,敲了敲門。

“大皇子,一切都準備就緒。”

聽到這番話,沈鈺思嘴角帶著笑,趕緊過來開門。

“這次辛苦側妃娘娘。”沈鈺思滿臉笑意的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