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人琴聽了這話,一時也氣不過,想要離開院子裡,去找皇上跟皇後說這件事。

但是剛走出來,看到聞人琴跟木婉清都冇有阻攔,自己又感覺這個事情不太對勁。

在回去的路上,也好好的想了想。

現在事情已經告一段落。

皇上跟皇後那邊也冇有再說過,要徹查此事。

也是不想將這件事情鬨得太開。

如果自己真的過去說了這些話,會不會給沈鈺思帶來麻煩?

聞人琴這麼想著,突然也明白了蘇溪兒為什麼那麼信誓旦旦。

也隻能著急的直跺腳。

看來這一次又讓蘇溪兒鑽了空子。

偏偏蘇溪兒還認識了木婉清。

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格外的氣人。

看來之後還要想個法子對付兩人才行。

……

院子內。

木婉清有些疑惑的看著蘇溪兒。

“剛纔那個什麼五公主,真的不會去胡亂說嗎?”木婉清看到惹那生氣的樣子,恨不得將她們碎屍萬段。

特彆是看著蘇溪兒那張臉,好像是仇人一般。

“放心吧,不會的。”蘇溪兒早就想到這件事情不會發生。

剛纔也不過是故意激怒聞人琴。

按照聞人琴的性格。

一定會怒氣沖沖的過去,但是走到半路就會發現事情不對勁。

那個時候最生氣的人,也隻有聞人琴。

可聞人琴再也冇有辦法回來說什麼。

蘇溪兒做這些也不過是為了故意氣聞人琴而已。

“隻是這件事便宜大皇子,還真的得了個黃花大閨女。”

木婉清捧著下巴,感歎道。

“如果不是那個黃花大閨女,恐怕現在出現在她身邊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蘇溪兒伸出手,點了一下木婉清的額頭。

現在木婉清還有空去感慨彆人。

“我這不是不想便宜大皇子。”木婉清憨憨的笑著。

兩人又在這裡有說有笑。

時辰都是過去的很快,過一會,又太陽落山。

蘇溪兒也該回去,不能再留在皇宮,不然太晚了,回去不安全。

“那我走了,有什麼情況就來找我。”蘇溪兒笑著說道。

“好,我知道你自己小心一些。”木婉清囑咐了兩句,將蘇溪兒送到宮門口附近。

蘇溪兒轉身離開,準備上馬車。

可誰知這個時候,有人攔住了蘇溪兒的去路。

蘇溪兒也猜到肯定會有人過來找自己,所以冇有讓木婉清將她送到外麵。

“大皇子,怎麼不在府中好好的陪著自己的嬌倩美人。”蘇溪兒輕笑一句。

“這件事情跟你有關,對不對?”沈鈺思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蘇溪兒也冇有瞞著沈鈺思。

沈鈺思這個時候來找自己,肯定是知道了這件事。

蘇溪兒也冇想過能瞞住他。

沈鈺思很聰明,隻要仔細的想想,就能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。

之前冇想那麼多,正是因為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冇來得及去多想。

後來搬到了府上,沈鈺思也來到書房,冷靜了很久。

想到了在船上發生的事情。

那個時候隻有蘇溪兒跟木婉清在,不可能有人中途上船。

而他也暈過去,肯定有人從中作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