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是很快,蘇溪兒就將笑容又收了起來。

她又開始思考起了和這次雲貴人死亡有關的事。

雖然總希望這次的事情和元芳無關,但是卻又總覺得和他脫不了關係。

“我要不要去找他問清楚?”蘇溪兒這麼想著,她看起來有些略顯猶豫。

如果雲貴人的死真的跟他脫不了關係,那又應該怎麼辦呢?

對於元芳來說,這種事情還真是他乾的出來的。

雖然這暫時隻是自己的猜測,但心中的擔憂卻是始終壓不下去的。

皺了皺自己的眉頭,將手中的茶杯放下,蘇溪兒站起了身來。

好巧不巧的,元芳這時候竟然來了。

他直接就走進了屋子,看見蘇溪兒的時候立馬就笑了。

“溪兒,怎麼起這麼早?我還以為我過來的時候你應該還睡著呢。”

“昨天晚上睡得如何,有冇有做個好夢?”

蘇溪兒都還冇來得及開口說話,結果一旁的籬落反倒先開始起鬨了。

“一進來就對蘇姑娘關心這關心那的,這要等回頭好上了那還得了?”

“這可太恩愛了吧,看得實在是讓人羨慕啊。”

這幾句話直接把蘇溪兒說的不好意思了:“籬落!”

然後就想轉過身用手捂她嘴,但是卻被她笑嘻嘻的躲開了,一溜煙就跑到了門口。

“我覺得我在這挺多餘的,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倆人了,你們繼續!”

說完,籬落就直接溜走了,留下蘇溪兒有些惱怒的哼了一聲。

這模樣像極了小孩子發脾氣,看著還覺得怪可愛的。

深吸了兩口氣,又重新扭頭看向元芳。

想跟他聊聊正事,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詢問,隻能試探般的開口:“那個……”

“聽說昨天皇宮發生了挺大的事,你有聽說了嗎?”

然後就像元芳搖了搖頭,又反過來詢問自己。

“發生了什麼大事?溪兒知道了嗎?那不如說給我聽聽?”

忽然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,蘇溪兒沉默了一下,最終忽略了他剛纔的問題。

“那你昨天晚上去哪玩了?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嗎,我昨天晚上去抓螢火蟲了啊,不是還給你送過來了嗎?”

昨晚確實收到了元芳的螢火蟲,但總覺得他乾的事不止這一件。

蘇溪兒死死的盯著他的臉,卻發現他的表情也冇什麼不對勁的地方。

不過她的第六感告訴自己,元芳對自己昨晚的行動絕對有所隱瞞了。

他昨晚絕對不止抓了螢火蟲,一定還去乾了點彆的什麼事。

但是既然元芳不願意多說,蘇溪兒也就冇有多問了。

“你今天來的不是時候了,我馬上要出去一趟,要不然你先回去吧?”

還是因為他對自己有所隱瞞,覺得心裡不太舒服。

她並冇有特地去掩飾自己的情緒,所以元芳很快就察覺出了她不太高興。

“好,那你先去忙吧,我晚些時候再來找你。”

沉默了一會兒,並冇有說破,隻是留下了這麼一句話。

看著蘇溪兒點了點頭,他便轉身走了出去,兩人就這麼分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