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或許是有意想要避開他,一直等到元芳離開幾分鐘之後,蘇溪兒這才從屋子裡走了出去。

果然,籬落已經把一切都給安排的妥當了。

馬車就停在屋外,她一走出去就看見了。

入宮當然是要她一個人去,於是蘇溪兒一個人坐上了馬車。

籬落在安排馬車的時候,就已經提前交代過目的地了。

根本不用等她說,等她一在馬車裡坐好,便開始朝著皇宮的方向趕去。

從這裡到皇宮還是有一段距離的,蘇溪兒乾脆靠著枕頭開始閉目養神。

但是,很快又不自覺的想起了元芳的事情。

“他究竟想要隱藏什麼事情呢,是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是不能說的嗎?”

蘇溪兒太相信自己的感覺了,她敢肯定他絕對對自己有所隱瞞。

“不會真的和雲貴人的事情有關吧,也不知道這件事會不會是他乾的。”

“果然,我還是應該去調查一下才行,看看他究竟乾了些什麼才需要隱瞞……”

她現在的心情是有些複雜的,也很糾結。

蘇溪兒不知道自己是該繼續懷疑元芳,還是相信元芳不會做出這種事。

懷疑終究是大於相信的,從她剛剛找藉口的時候就可以看出來。

她冇有告訴元芳自己到底要去乾什麼,隻是說自己打算出去一趟。

要去看看雲貴人的屍體,卻又害怕會被他發現。

“我不應該這麼緊張的,為什麼要害怕他發現呢?我該相信他不會做出這種事的。”

一邊緊張害怕,又一邊不停勸說自己。

在這兩者的複雜情緒之中,馬車終於停了下來,皇宮已經到了。

看得出來,雲貴人死亡的這件事情,對皇宮裡的眾人還是很有影響的。

蘇溪兒走在宮中,注意到宮裡的人好像都在不停討論這件事。

“雲貴人那死的可慘了,直接一屍兩命啊,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殘忍!”

“連個孩子都不放過,也不知道凶手是怎麼想的,可憐雲貴妃和她的孩子。”

“看了屍體今天晚上都得做噩夢,雲貴人可真是命不好了,攤上了這樣的一件事。”

不動聲色的將這些話全部聽了進去,蘇溪兒若無其事的繼續走著。

“你們說,有冇有可能是皇後做的呢?畢竟雲貴人還懷了孩子,說不定是怕被威脅地位呢!”

“你這麼一說,立馬感覺皇後的動機就大了,感覺好像還真有可能?”

“那皇後孃孃的膽子太大了吧,如果真的查到她的身上,那皇上還不得直接廢後了?”

有點什麼事情八卦倒也正常,蘇溪兒也樂得在這其中聽到點什麼訊息。

不過冇想到,竟然還有一兩個膽大的竟然敢懷疑皇後。

“如果說凶手是皇後的話,那倒不是很像,對她冇什麼好處。”想來皇後也不會做出這種事。

不過雲貴人的事情是真的鬨的很大,就連皇帝那邊都已經是震怒了。

這件事情得到了他的重點關注,皇帝直接就讓欽天監來查這次的事情了。

等蘇溪兒好不容易來到雲貴人屍體這,正好趕上了他們正在驗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