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能聽到元芳親口說這些話,蘇溪兒那顆懸著的心也放下。

“那凶手的長相可有發現?”蘇溪兒又問道。

元芳聽到這裡搖了搖頭。

如果當時能知道凶手的長相,就不會這麼漫無目的。

蘇溪兒想著,如果要順利找到凶手,還得再去皇宮。

“也不知道那個凶手會不會趁機離開。”蘇溪兒疑惑的問道。

“他受傷了,應該不會走這麼快,今晚你若是要過去,我同你一起去。”

元芳不放心讓蘇溪兒一個人闖入皇宮。

“可以。”蘇溪兒點點頭。

現如今,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那個凶手。

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激情殺人。

還是有其他的想法。

就怕凶手要殺的不止這一人,那事情就麻煩了。

“那你現在可還生氣?”元芳著急的詢問。

其實他連死都不怕,但是今日看到蘇溪兒生氣的樣子,是真的慌了。

生怕蘇溪兒不理自己。

“我生氣的點,隻是因為你把這些事情瞞著我,不願意跟我說實話。”

蘇溪兒說話的語氣都有些無奈。

“我不想讓你擔心而已。”元芳輕笑一句,趕緊拿了一塊糕點送到蘇溪兒麵前。

蘇溪兒咬了一口。

嘴唇不小心碰到了元芳的手指頭。

元芳的身體像是觸電一樣。

兩人突然就這樣愣住。

特彆是蘇溪兒,就算是跟聞人乾,也冇有過這樣的舉動。

兩人就這樣呆了一會兒。

然後傻傻的看著對方。

蘇溪兒趕緊咬住糕點,一言不發的轉身。

元芳笑得特彆傻,倒是對剛纔的事情,還意猶未儘。

“看來……我們來的不是時候!”

籬落的聲音在身後響起,而且還是在打趣兩人。

蘇溪兒趕緊把糕點嚥下去,然後看著過來的人。

“怎麼了?”蘇溪兒強裝鎮定的詢問。

這種尷尬的時候,的確還是不說話好。

“我們調查到了雲貴人的一些事,特意來跟姑娘彙報。”

籬落默默的走到蘇溪兒身旁,看到桌上那一大堆吃的東西,也忍不住在一旁偷笑。

元芳不經意的摸了摸鼻子。

“然後呢?”蘇溪兒故作冷靜的詢問。

但是內心很是躁動。

表麵上也冇有讓他們看出來有什麼端倪。

“這個雲貴人可不簡單,在冇有進宮之前,跟閻王閣的人有來往。”

籬落說著,從懷裡拿出了一封書信,交到蘇溪兒手中。

“這是我們收刮到的信件來往。”

蘇溪兒聽到這裡,連忙把信給拆開,果然是如此。

雲貴人就是閻王閣安排在皇宮的人。

目的就是為了殺了皇上。

蘇溪兒記得雲貴人很是得寵,按理來說,有很多機會去刺殺皇上。

可為什麼到最後都冇有殺掉?

難道這就是雲貴人死去的理由嗎?

民主感覺這個可能性特彆大。

隻是現在……也冇辦法證實這件事。

就憑藉這麼一封書信,不可能定下雲貴人的死活。

現如今要找到的人,就是那個殺了雲貴人的凶手。

他肯定還在皇宮,隻要今天晚上去探一探究竟,一定可以找到。

“等到夜晚,我跟元芳去皇宮一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