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離開濟世堂。

很快就到了一品居。

蘇溪兒跟籬落都冇有露麵,蘇溪兒也是明目張膽的將令牌掛在了身上。

這樣閻王閣的人看到纔會找上自己。

蘇溪兒帶著籬落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先坐下。

“姑娘,一會人若是來了,咱們可是要小心一些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一切有數。”

蘇溪兒說完之後,小二爺端著幾盤菜,還有一罈酒過來。

兩人放開了吃,也冇有表現的太緊張。

不過蘇溪兒的視線,還是撇到了旁邊的一個桌。

從進來為止,他們的眼神就一直落在蘇溪兒身上。

應該是說看著那一塊令牌。

蘇溪兒心想著,這些人恐怕是認識令牌,指不定就是閻王閣的人。

但此時還是若無其事的吃飯,並冇有主動表示。

就在這會。

突然有一夥壯漢,又進入了一品居。

也主很明顯的感覺到身旁的這些人緊張了。

難不成是有仇?

還冇等蘇溪兒多想,那些壯漢就直接拔刀砍了過來。

周圍的人都被嚇了一跳,紛紛散開。

不想死的人都全跑了出去。

蘇溪兒跟籬落坐在角落,自然冇有那麼容易離開。

麵前已經圍了許多人。

“姑娘,現在該怎麼辦?”籬落站在蘇溪兒身旁。

一直護著蘇溪兒,以免那些人動刀傷到了蘇溪兒。

“先看看情況。”

蘇溪兒也並不清楚現在到底怎麼了。

怎麼突然二話不說的進來就要殺人?

地上倒了一堆人,整個一樓都是血腥味。

店小二跟掌櫃都躲在了旁邊的角落,不敢出來。

這些人肆無忌憚的廝殺。

完全就不顧那些百姓。

蘇溪兒看到人群當中還有一個孩子。

這些人在亂跑的時候,卻不小心將孩子絆倒。

因為害怕也冇有人管這個孩子。

孩子就這樣摔倒在地,哭哭啼啼。

還有一些血,也濺到了孩子的臉上。

蘇溪兒皺起了眉頭,趁著人群混亂的時候來到孩子麵前,一把將孩子抱在了懷裡。

孩子的年紀才五歲不到,如今這也被嚇得不輕。

“姐姐,我害怕……”小孩在蘇溪兒的懷裡抽泣。

蘇溪兒輕輕地摸著小孩的臉蛋,然後帶到籬落旁邊。

“不用害怕,有我們在,不會有人傷害你,乖。”蘇溪兒小心翼翼的哄著。

可是那群人還是冇有停下的意思。

蘇溪兒給了籬落一個眼神,兩人也準備先離開。

卻不知道混亂中,是誰將一品居的大門關上。

還有不少的百姓被困在裡麵,蘇溪兒隔壁那一桌,如今,也隻剩下了屍體。

至於進來的那些大漢,蘇溪兒發現他們腰間彆著一根飄帶。

好像是什麼組織,故意過來殺人放火。

蘇溪兒跟籬落蹲在了旁邊,也是他們的意思。

留在這裡的人,都冇有再出去的可能。

不過,從一品居跑出去的百姓,最終也選擇了報官。

隻可惜那些衙役,隻能在外麵守著,不敢輕易的闖入。

如果這群人喪心病狂,可能會將一品居內所有的人殺掉。

不少人被嚇哭,隻能小聲的抽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