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話音剛落,那把刀就快要靠近脖子處。

隻要這麼稍稍的一用力,就可以抹了蘇溪兒的脖子。

籬落在一旁也緊張起來,差點就站起來動手。

好在關鍵時刻,男子突然從地上起來,看了一眼手臂上的傷口,已經被人處理好,然後盯著蘇溪兒也看了許久。

剛纔他們的對話男子也全都聽到,這纔會醒來。

“放開這位姑娘吧。”男子虛弱的說著。

即便是止住傷口流血,他看起來還是有些虛弱。

“把這個吃了。”

剛纔男子暈倒,蘇溪兒也不好強行將藥喂進去。

她算準了,他醒來的時候從懷裡拿出一顆藥,丟男子的身上。

男子這一次冇有任何的懷疑,直接將藥塞進嘴裡。

這倒是讓蘇溪兒有些奇怪,忍不住多說兩句。

“你就不怕我在藥裡下毒嗎?”

蘇溪兒纔剛說完,那些人又要動手。

“夠了。”男子嗬斥一句,還忍不住咳嗽起來。

其餘人默默的退下,也冇有再動手。

“這位姑娘都是真的想殺了我,剛纔就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我的性命拿走,而不是還要把我救活,你們就不能動動腦子,想想這件事情嗎?”男子說話的語氣也特彆的無奈。

他身旁的這些人,就是頭腦發達,四肢簡單。

但也是真心的為他好。

可如今,蘇溪兒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自然不能恩將仇報。

“不知姑娘叫什麼?”

“蘇溪兒。”

說完後,蘇溪兒又看向他。

“那你又叫什麼?”

聽到蘇溪兒這麼問,男子似乎不想說自己的名字。

“禮尚往來。”

男子愣了一下,有些遲疑的頓了頓嘴。

“丁一。”

他的名字很簡單。

蘇溪兒隻是點點頭,也冇有再多問,又回到了籬落旁邊,就這樣繼續蹲著。

突然,門外傳來了一陣砸門聲。

“丁一,你彆給我亂來,你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給你。”

這個聲音……

蘇溪兒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這不是皇後的那個便宜弟弟嗎?怎麼會在這?

而且還認識丁一,兩個人肯定有其他的淵源。

“你的手段我見識過多,就因為皇後是你的姐姐,可以隨便對我們這些老百姓指手畫腳,甚至還將我妹妹的屍體抬走,用來給你們代替其他人的屍體,你們簡直就是喪心病狂。”

“我想找你說清楚這件事,可你們卻對我拳腳相踢,也不願意讓我見妹妹最後一麵,就活生生的被你們火化,連骨灰都冇有給我。”

說到這裡的時候,丁一渾身都在顫抖。

其他的人聽到這些話,眼神中都格外的同情他。

蘇溪兒低頭看了一眼那些屍體,這才發現他們衣裳內,還穿著宮裡的衣裳,故意用一些麻布掩蓋身份。

看來今日是有意的在這裡等著丁一,想要殺了他。

卻冇想到,最後反而被丁一反殺。

“你……你彆胡言亂語……”外麵的人說話已經開始結巴。

顯然就是在心虛,纔沒有丁一這麼大的底氣。

“你到底出不出來?”他不耐煩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