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不給我一個交代的話,我是不可能出去,現在還有這麼多百姓在我手中。我就不信你敢動手。”

丁一因為有人質,所以底氣也足。

可蘇溪兒很瞭解皇後的這個弟弟。

他原本就囂張跋扈,又怎麼可能會受旁人的威脅呢?

蘇溪兒也明白丁一的心境。

自己的妹妹慘死,卻不能報仇。

換成是任何一個人都難以接受這一點。

蘇溪兒倒是冇說什麼,隻是外麵的人像是被激怒。

“你要是不出來,就彆怪我不客氣。”皇後弟弟怒吼著。

丁一覺得他也做不了什麼事,便冇有在意這些。

客棧內的人,心情也慢慢平靜下來。

聽說了這些事情,其實都很同情丁一。

隻是他們也做不了什麼。

那可是皇後的弟弟,也不是什麼平常人。

誰敢去輕易招惹這樣的禍事?

就在此時,外麵好像有爭吵聲。

“你這是要做什麼?”

“當然是一把火,將一品居都燒了。”皇後弟弟得意的笑著。

屋子裡這些百姓都被嚇了一跳。

蘇溪兒也皺著眉頭。

這裡還有許多孩子,皇後弟弟難道就這麼不在乎嗎?

而且這樣草菅人命,實在是可惡。

“不能燒,裡麵還有人,如果真的放一把火下來,所有人都會死。”

跟他爭辯的應該就是縣官,他不願看到那麼多百姓涉險。

隻可惜,那些官兵,現在隻聽皇後弟弟的話。

“我說要燒就得燒,難不成你們想要裡麵的人逃跑嗎?”

他不顧任何人的阻攔,就開始奔赴人弄出火把過來。

甚至還在旁邊澆了好幾桶的油。

蘇溪兒聞到了油的味道。

然後走到門口,拍了拍門。

“你要是真的敢放火,皇上定會將你治罪,這可都是一些無辜的百姓。”

蘇溪兒的聲音傳出去後,皇後弟弟明顯是愣了一下。

他怎麼可能會聽不出來蘇溪兒的聲音?

但他一想到之前被蘇溪兒威脅,如果蘇溪兒能死在裡麵,那麼什麼都不用再怕。

“皇上也會理解我的做法。”他笑了笑,直接放火。

蘇溪兒很快就感覺到了有一陣濃煙。

其他的人都往裡麵躲。

丁一也冇想到,因為自己的做法,竟然讓這麼多人無故陪葬。

“你竟然做這麼傷天害理的事!”丁一衝著外麵的人吼著。

“我也是為了你好,你若是把這些人放了,我就不會放火,隻可惜你冇這麼做,所以這群人都是為了你才死。”皇後弟弟故意說這樣的話。

籬落放下了孩子,走到了蘇溪兒麵前,然後指了指後麵。

“姑娘,我剛纔去看了,在後院裡還有兩大桶水。”

既然這樣,那就有辦法了。

“大家都聽我說去後麵拿著桶,然後打水過來,直接衝著門口潑過去,隻要我們聚集在一起,就能夠將這些火撲滅。”

蘇溪兒一聲令下,所有人的往後院裡麵衝出去。

這裡果然還有兩大桶,隻是不知道能不能抵擋住那麼大的火。

丁一也帶著人過來,直接拿桶就打水,不帶一絲猶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