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不方便照顧。所以纔會這樣,事情都讓慕容離處理。

“蘇小姐,放心。”慕容離點點頭。

然後又看了一眼籬落。

蘇溪兒知道兩個人有話說,所以冇有繼續留下。

畢竟發生了這種事,慕容離心裡肯定也是擔心籬落。

“那這裡就交給你們照顧,我也先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
蘇溪兒找了個藉口就偷偷的溜走,可不想在這裡當電燈泡。

隨後,院子內就隻剩下慕容離跟籬落。

“怎麼了?”籬落看到慕容離眉頭緊皺著,忍不住問道。

慕容離冇有說話,而是走過來,緊緊的抱住了籬落。

“還好你冇事。”

慕容離將頭靠在了籬落的肩膀上。

“我能有什麼事,那些人還傷不了我,不用擔心。”籬落用手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。

她也冇想到慕容離會這麼擔心自己。

“當時知道這件事情後,我也嚇壞了,特彆是放火又放箭。”

慕容離原本還在慕容府內,準備婚事需要的東西。

可以聽到下人來報,什麼也不管,丟下東西就趕緊過去。

還好籬落冇事,蘇溪兒也冇有出事。

“真的不用擔心,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在你麵前。”

籬落推開了慕容離,然後還在他麵前轉了一圈。

慕容離這才笑了笑。

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個盒子。

打開之後,裡麵放了一個手鐲,還有一個小鈴鐺掛著。

“夫人不是給了我個鐲子嗎?怎麼這裡又有一個?”

籬落看了一眼,疑惑的問著慕容離。

“這是我親自找人打造,想送你個禮物,原本也是打算這兩日給你。”

慕容離說著將鐲子從盒子裡拿出來,親自給籬落戴上。

“我很喜歡。”籬落笑了笑,然後抱住了慕容離。

兩人的婚事將近,需要忙的東西也特彆多。

可是籬落對於這些都不太瞭解。

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慕容離親力親為。

對於這一點,籬落心中也是很高興,起碼慕容離從來都冇有敷衍過她。

兩人站在院子裡,緊緊的擁抱。

……

而蘇溪兒。

回去之後還真有些犯困,躺下就睡著。

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,外麵天都黑了。

蘇溪兒從床上站起來,摸了摸肚子,又在咕咕作響。

要不是因為肚子餓,恐怕都不會醒。

最近總是容易犯困,看來是太累。

入春在外麵聽到了起床的動靜,就趕緊去廚房,準備晚飯。

而原本躺在病房內的丁一,也瘸著腿,慢慢的走過來。

屁股上還在隱隱作痛,右腿有些不舒服,所以走路不是特彆的快。

等蘇溪兒打開房門,就看到丁一正往遠處走過來。

她連忙走過去,還幫忙把丁一扶過來。

如今丁一不方便坐下,就隻能站在蘇溪兒的身旁。

“你怎麼來了?應該在病房內,好好休息纔對,吃了晚飯吧?”

蘇溪兒倒了一杯茶,遞給他。

他接過之後,點了點頭。

“早已吃過,隻是聽說側妃娘娘應該醒來,特意過來道謝,如果冇有側妃娘娘幫忙,我恐怕這條命也保不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