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接下來的日子。

丁一傷好之後就離開京城。

蘇溪兒跟眾人都在繼續追查閻王閣的事。

這一日。

蘇溪兒準備回一趟蘇府。

今日是蘇夫人的生辰,蘇溪兒的禮物也準備了許久。

入春備好馬車,正要過來接蘇溪兒。

“小姐,我們可以回去了。”

聽到這裡,蘇溪兒拿上東西,就跟著入春來到門口。

半個時辰後。

馬車停在了府門口。

蘇意親自過來迎接蘇溪兒。

看到蘇溪兒下車後,過去拉著蘇溪兒的手。

“冇想到這些日子不見,又瘦了一些。”蘇意心疼的說著。

“冇有,我還胖了呢,大哥是不是看錯了?我吃的很多。”蘇溪兒忍不住笑了笑。

“難道你瘦了?我還看不出來嗎?”蘇意伸出手,捏了一下蘇溪兒的臉。

隨後。

蘇意帶著蘇溪兒來到蘇夫人的院子內。

所有人都在這邊等著。

蘇冥也早早的過來,如今,牽著蘇夫人的手坐在院子裡。

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後,二姨娘再也不敢亂來。

蘇雲兒也安分了許多,不敢跟蘇溪兒作對。

蘇穎兒一見到蘇溪兒跑過來,語氣很是興奮。

畢竟這麼久冇見到蘇溪兒,自然是有些想念。

更何況,因為蘇溪兒幫忙,四姨孃的病纔好的這麼快。

“二姐姐總算是回來了,我們都許久冇見,蘇炳也總吵著要見你。”

蘇穎兒說話的時候,還順便把蘇炳拉到了身前。

蘇溪兒看著蘇炳的個頭,冇想到漲的這麼快。

“才這會功夫不見,冇想到咱們蘇炳都長高了。”蘇溪兒的手放在他的頭上,輕輕地揉著他的腦袋。

蘇炳不好意思的笑著,然後摸著自己後腦勺。

蘇溪兒看了一眼蘇夫人,將手裡的禮物遞過去。

“娘,生辰快樂。”

“好好好,隻要你回來就好。”蘇夫人笑得眉眼疏鬆。

一家人都是其樂融融。

正準備要去前廳用飯,冇想到聞人乾會出現。

蘇溪兒也冇有將這件事情通知他。

“太子殿下怎麼來了?”蘇溪兒不解的詢問他。

這畢竟是家宴,也不想讓聞人乾來參加。

“蘇夫人是本王的嶽母,為何本王不能來?”

聞人乾疑問像是有些生氣。

蘇夫人知道蘇溪兒不想在太子府,可今日還是不要吵起來。

“太子殿下來自然是好。”蘇夫人給蘇溪兒使眼色。

蘇溪兒明白蘇夫人的意思,也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“還感謝太子殿下能記得我孃的生辰。”蘇溪兒微微欠身。

聞人乾也把準備好的禮物送過來。

“本王也不知道嶽母喜歡什麼,隨便挑了點東西。”

“人來就好,其實都不用禮物。”

蘇夫人在一旁假笑著,讓人把東西都收起來。

然後一群人纔去了前廳,丫鬟們開始將飯菜端上來。

聞人乾就坐在蘇溪兒的身邊。

蘇溪兒總覺得有些不自在,但也隻能先忍著。

吃飯的時候大夥都是其樂融融,蘇意也在跟聞人乾喝著酒。

隻有蘇溪兒心裡在想著,聞人乾該什麼時候離開,她心不在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