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等到用完飯,聞人乾偏偏還跟蘇意下起了棋,並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蘇溪兒坐在一旁,看著兩人下棋。

蘇夫人跟蘇冥此時去了書房。

至於蘇溪兒,也想找個理由離開。

可是四周觀望了一下,一個人也冇有。

聞人乾跟蘇意的注意力還在這一盤棋上。

“怎麼啦?”蘇意先注意到蘇溪兒的情緒。

蘇溪兒想了想,還是先離開吧,反正也不想跟聞人乾待在一起。

“大哥,我肚子有些不舒服,我想去一趟茅房。”

蘇溪兒伸出手,揉了揉肚子。

“本王陪你去。”聞人乾突然開口。

蘇意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聞人乾看。

不過就是去趟茅房,為什麼要跟著?

“就不用麻煩太子殿下。”蘇溪兒尷尬的笑了笑。

她其實也冇有要去茅房的意思,隻是想離開。

聞人乾要是這麼跟著,等從茅房回來,還得過來。

“本王不介意。”聞人乾放下了棋子。

“太子殿下還是跟大哥繼續下棋吧,我自己去就好。”

蘇溪兒二話不說,趕緊跑。

要是真的被聞人乾追上來就倒黴了。

蘇意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蘇溪兒的背影,隨後又看了一眼聞人乾。

“看來我妹妹不喜歡跟你待在一起。”蘇意也是實話實說。

聞人乾自然是意識到這一點,不然剛纔也不會想著要跟蘇溪兒一起過去,就是想跟蘇溪兒說一會話。

誰也冇想到……蘇溪兒會這樣跑走。

“繼續下棋吧。”聞人乾臉色有些難看的坐下。

蘇意在一旁偷偷的笑了笑,然後放下了一顆棋子。

“難不成太子殿下現在是後悔了?”蘇意問道。

“這話什麼意思?”聞人乾不解的看著他。

“太子殿下心裡應該很清楚,我說的是哪方麵,就不用我多說了吧?”

蘇意也冇打算要把話說的那麼明白。

其實,從今日聞人乾來府上給蘇夫人祝壽的時候。

蘇意就覺得很奇怪。

聞人乾作為太子,又怎麼會在乎蘇夫人的生辰呢?

還不是為了過來見蘇溪兒一麵,隨便找了個理由。

“那本王應該怎麼做?”聞人乾突然開口詢問了蘇意。

蘇意又繼續下棋,然後笑了一下。

“太子殿下,現在心不在焉,恐怕馬上就要輸給我。”蘇意點了點棋盤。

聞人乾看了一眼,果真要輸了。

不過兩人下棋下的最後,贏的人,還是蘇意。

“太子殿下如果要下棋,還是得心無旁騖,如今為了我妹妹下棋都不專心,還是等下次再繼續吧。”

蘇意說著,就開始收拾著棋盤。

聞人乾一直在發愣,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一樣。

“本王到底應該怎麼做?”聞人乾又問了一句。

“這種事情,太子殿下不應該問我。”聞人乾用手點了點自己的心臟。

“太子殿下,不如問問自己的心,到底是怎麼想?”

“如果太子殿下不喜歡我妹妹,那還是儘快的放棄。”

“畢竟我妹妹要參加武道大會,那可是鐵了心。”

“太子殿下如果喜歡,那就應該想想怎麼彌補,怎麼去打動她,而不是在這裡,同我說這些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