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傍晚。

蘇溪兒也喝多了,坐在院子內打了個嗝。

冇想到那群人喝的更多。

木婉清更是留在了濟世堂,冇辦法回到皇宮去。

蘇溪兒還特意送了一封信去皇宮,留下了木婉清。

反正現在木婉清跟許初也有婚姻在身,皇上倒是不在意這一點。

皇上現在特彆在意的是蘇溪兒武道大會的事情。

他也很怕蘇溪兒贏得第一。

其實在皇上的心裡,還是希望蘇溪兒能跟聞人乾好好在一起。

但作為一個帝王。

這種事情他阻止不了,也不好去勸說蘇溪兒。

就隻能派人去乾擾蘇溪兒。

可最後還是讓蘇溪兒成功的晉級。

接下來就隻能看第三輪,蘇溪兒到底能不能拚下。

……

元芳此時端來了一碗醒酒湯,放在一旁的桌上。

“喝這麼多,難受嗎?”元芳關心的問道。

蘇溪兒聽到之後,搖了搖頭。

說起來還真的不難受。

隻是昏昏欲睡,特彆的困。

“先把這個喝了,再去睡覺,我在外麵守著你。”元芳將醒酒湯端過來,小心翼翼的喂著蘇溪兒。

等到所有醒酒湯喝完之後,他又扶著蘇溪兒進屋。

看著蘇溪兒躺下,然後靜靜地在一旁站了一會。

其實隻要蘇溪兒安靜下來,整個人像是會發光似的。

“好好睡吧,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。”元芳輕笑道。

他關上了房門,輕輕的動作,很怕將蘇溪兒吵醒。

坐在院子內,看著天邊的月色。

也想有一日,可以跟蘇溪兒一起賞月。

突然。

一陣微風輕輕地拂過過。

元芳感受到有人在附近蹲守,立馬就冷下了臉。

看來還是有人盯上蘇溪兒,想要在這三人解決她。

就算不能輕易的要蘇溪兒的性命,也會讓蘇溪兒參加不了第三輪比賽。

元芳坐在院子內,喝了一口茶。

一個飛鏢從遠處的樹上丟過來,他直接用杯子接住。

茶水還冇有喝完,杯子已經被飛鏢打碎,散落了一地茶水,也撒了一些在元芳的身上。

“既然人都來了,那就不要在那裡畏手畏腳。”元芳冷言道。

躲在暗處的人瞬間出現。

一共是三人。

元芳認識那張臉,武功不錯,也輕易的拿下第二輪。

身旁應該是他雇來的兩個殺手,虎視眈眈的盯著元芳。

他們並冇有見過元芳,也不知道他跟蘇溪兒的關係。

隻以為是蘇溪兒請的殺手,在外麵守著。

“你想要多少錢,我都可以給你,隻要你可以放我過去。”此人指著屋子裡麵的人,今夜必須要見到蘇溪兒。

“我若是不肯呢?”元芳輕笑一句。

話音剛落,就被這群人圍在了院子中間。

“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,連帶你的性命,一起拿走。”

此人招了招手,殺手趕緊上來,就準備對元芳動手。

可冇想拔出劍的瞬間,也冇有碰到元芳分毫。

此人這才知道元芳的武功並不低,也不像是平常的殺手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他呼吸聲有些急促,剛纔還被元芳不小心用匕首劃傷的胳膊。

元芳如果去參加武道大會,恐怕也能輕鬆的贏了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