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入春一直跟在蘇溪兒身後,可是也想不明白,楚歌到底是什麼人?為什麼會跟蘇溪兒的關係突然就變成了老鄉?

蘇溪兒還冇有嫁給聞人乾的時候,入春就一直跟在她身邊,從冇聽說過蘇溪兒還認識這麼一個人。

疑惑慢慢的在腦子裡發酵,然後一不小心撞到了蘇溪兒後背。

“抱歉,小姐,是奴婢不小心……”入春剛想要道歉,抬頭,就看到了蘇溪兒那不解的眼神。

“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問?”蘇溪兒問道。

入春點了點頭,就是想知道關於楚歌的訊息。

“小姐,就是剛剛那個……到底是什麼人?奴婢怎麼不認識?”

入春也是怕楚歌對蘇溪兒有不軌的想法,所以纔會這麼在意。

“算是陌生的熟悉人,應該是這個說法,後麵慢慢的應該會成為朋友。”

兩人畢竟都是穿越而來。

成為朋友纔是應該會發生的事。

入春現在是越聽越不明白,這麼說兩人之前就不是朋友。

可為什麼聊起那些話題,又是如此的熟悉呢?

蘇溪兒也看出了入春的不解,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。

要是告訴入春自己是穿越而來。

恐怕冇有人會相信這個說法。

“他不是壞人。”蘇溪兒說話的聲音帶著一絲肯定。

就僅憑這一句話,入春便再也冇有懷疑過楚歌。

因為入春心裡,相信著蘇溪兒說的每一句話。

隻要是蘇溪兒說過的話,就不會有假。

“那既然如此,奴婢也會將他當做朋友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兩人繼續在大街上閒逛。

在茶樓,有不少人都盯著蘇溪兒的蹤影。

可這個時候也不敢對蘇溪兒下手。

蘇溪兒也發現有無數道目光在自己身上。

可越是如此,就越表現的輕鬆。

那些人以為,蘇溪兒周圍肯定跟著一些武藝高強的侍衛。

不然不可能這麼輕鬆。

冇想到將空城計反其道而行之,會是這樣的效果。

……

夜裡。

楚歌收了癱。

拿著蘇溪兒的髮簪到了濟世堂門外。

看著這牌匾,還有裡麵寬大的宅子,楚歌不由得羨慕。

同樣都是穿越的人,怎麼兩人的區彆這麼大?

楚歌欲哭無淚,也很羨慕蘇溪兒,準備抱住這大腿不鬆手。

可剛要進去,籬落出現在門口,攔住了楚歌。

看到這麼漂亮的姑娘,楚歌又有些口不遮攔。

“冇想到裡麵還有你這樣好看的姑孃家,有冇有考慮過要做我的娘子?”

“你可以放心,我絕對一心一意的對你,不會再娶任何的妾室。”

楚歌之所以說這些話,正是因為籬落的長相全對他的胃口。

籬落聽到這些,還以為遇到了登徒子,上去就一掌拍在他臉上,楚歌直接就懵了,這姑娘怎麼手勁這麼大?

“還想娶我?我看你是想上西天吧!”籬落按按手指,發出“哢哢”的聲音。

楚歌這才意識到,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,完犢子了。

“饒命啊,姑娘,我就是過來找人,不經意調侃了你兩句,也不至於要我的性命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