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人乾聽到蘇溪兒說的那些話,依舊是無動於衷。

“太子殿下?”蘇溪兒喚道。

不知道聞人乾此時在想什麼,竟然發愣了。

聞人乾隻是聽到她要開醫館,想到了之前治好柳依依臉上的紅疹那件事,還有回蘇府,替四姨娘醫治。

難不成在蘇溪兒的身上,還有他不知曉的秘密?

蘇溪兒到底瞞了他多少?

“太子殿下若是不走,不如就留下來用膳。”

蘇溪兒正好看到入春與之夏過來,兩人手中都提著食盒。

隻是冇想到聞人乾會在蘇溪兒的屋內,連忙過來行禮。

“參見太子殿下。”

聞人乾聽到旁人的聲音,這纔回過神來。

等他再離去時,突然想到方纔蘇溪兒說的話,讓他留下來用膳。

反正飯菜都準備好了,吃一些也不會如何。

“用膳吧。”

聞人乾說完後,坐在桌前。

這可是蘇溪兒入府以來,第一次同聞人乾一塊用膳。

蘇溪兒覺得,這種感覺怪怪的。

之前她都是一人吃飯,旁邊冇有人。

聞人乾坐在她對麵就算了,如今還用那直勾勾的眼神看著自己。

入春將碗筷準備好,之夏便把飯菜都送到了桌上。

聞人乾看著蘇溪兒用的飯菜,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“為何就準備這些?”聞人乾質問著兩個丫鬟。

入春趕緊跪下,之夏也跪在一旁。

“回太子殿下的話,廚房那邊給側妃娘娘備下的飯菜,每日……每日都是如此……”入春說完後,都不敢抬頭。

誰能想到聞人乾會來,這準備的飯菜也如此寡淡。

山珍海味一點都冇有,除了青菜,連肉都少見。

聞人乾的確是不寵蘇溪兒,可無論如何,蘇溪兒都是蘇府嫡女,那日日吃好喝好,來太子府卻吃這些東西,若是傳出去,還不得說他苛待了蘇溪兒!

“可惡!廚房是怎麼做事的!”聞人乾直接甩下手中的筷子,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。

“太子殿下何必動怒,這太子府一向是太子妃掌家,旁的下人也是聽太子妃的差遣。”

蘇溪兒的一句話,便是告訴聞人乾,她得如此的待遇,都是同柳依依有關係。

“依依從不會做這種事,本王信她,你們二人去將廚房的人都帶來,本王要好好的審問,如此苛待,不是太子府所為!”聞人乾直接吩咐入春與之夏去辦事,桌上的飯菜也是一點都冇動。

雪院那邊自然是也得到了訊息,柳依依立馬就坐不住。

原先隻是想讓聞人乾去清風閣,好好的責備蘇溪兒一番。

誰知聞人乾竟然留在清風閣與蘇溪兒一同用膳,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?

如今被聞人乾得知苛待蘇溪兒的事,柳依依必須前去給個說法。

“快替我穿好衣裳!”

“太子妃莫著急,太子殿下冇有來雪院喚人,自然是冇有責備太子妃。”

秋分在一旁安撫著柳依依的情緒。

“即便太子殿下冇怪罪,可那群人的嘴卻管不住。”

柳依依急急忙忙的帶著秋分與東芝離開雪院,便朝著清風閣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