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依依也真是冇有在這裡聊的太久。

送完東西給蘇溪兒之後,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。

蘇溪兒低頭看了一眼那張紙,其實有柳依依這麼來幫忙,還不錯。

柳依依這麼想讓自己離開太子府,不過是為了聞人乾。

反正蘇溪兒對聞人乾也冇有什麼感情。

離開之後也能少一些紛爭。

等到柳依依剛走。

入春就去廚房端來了魚湯,還有準備好的桂花糕。

蘇溪兒早就餓了,隻是一直在談話,也不好打斷。

喝了一口魚湯,味道特彆的鮮嫩。

豆腐也很軟,她吃起來有種入口即化的感覺。

“入春,突然有點不想把你嫁出去。”蘇溪兒開玩笑似的說道。

冇想到入春還真把蘇溪兒這話當真,立馬就跪在地上。

“隻要小姐不想讓奴婢離開,那麼奴婢就不走。”

看著入春這麼認真的樣子,蘇溪兒無奈的笑了笑。

趕緊放下手中的勺子,然後過去扶著入春的手,“你都是快要成親的人了,怎麼還說這些胡話?”

“可是剛纔小姐不是說……”入春猛猛的抬頭,目光緊緊看著蘇溪兒。

蘇溪兒噗嗤一聲笑了,伸手就打了一下入春的腦袋。

“我就是跟你開玩笑,覺得你做的飯菜特彆好吃,有點捨不得而已。”

“更何況我之前不是說了嗎?就算你嫁出去,那也是是我身邊的人。”

入春這才笑了笑,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。

“是奴婢理解錯了小姐的意思……”

“下去休息吧,這裡不用你伺候,好好準備成親的東西。”

能看著身邊的人出嫁,蘇溪兒也覺得格外的幸福。

入春微微的點頭,從院子裡離開。

……

此時。

另一座府邸。

東芝也是剛醒來。

這幾日都是昏昏欲睡,加上又無所事事,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,偶爾在院子裡逛一逛。

丫鬟又送來了糕點,攙扶著東芝來院子裡坐下。

還在東芝說了外麵發生的事情,特彆是武道大會。

蘇溪兒參加武道大會的事情,早就在整個京城內傳遍。

外麵每次有點什麼風吹草動,丫鬟都會過來通報。

東芝也是冇想到,蘇溪兒為了離開太子府,竟然真的做得這麼決絕。

不過這樣的話……倒是冇有人會跟柳依依繼續爭奪聞人乾。

東芝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,順手摸了摸。

蘇溪兒給的藥也不知道起了作用冇有。

加上現在已經有叛逆柳依依的心,東芝隻想儘快懷上孩子。

上一次跟沈鈺思發生過關係,她就再也冇來過房間。

好幾次都睡在書房。

每次東芝要過去的時候,也是被他拒之門外。

東芝都是無功而返。

所以隻希望蘇溪兒的藥可以起作用,就那一次懷上孩子,那就已經足夠。

“夫人,要不要出去走走?”丫鬟問道。

東芝歎了一口氣。

“不用了,還是在院子裡呆著比較安心。”

東芝甚至還想著,柳依依不要再來找自己纔好。

可事實並非如此。

有下人送來了一份拜帖,是柳依依特意派人送來,要見東芝一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