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溪兒走後,聞人乾被留在皇上的禦書房。

皇上遣退了所有人,就將聞人乾拘在這裡。

禦書房內一片沉默。

聞人乾也猜到肯定是為了蘇溪兒的事情纔會留下。

隻是現在事情早已成了定局。

皇上之前也冇有阻撓蘇溪兒。

就算現在跟他說什麼,也不可能將蘇溪兒帶回來。

皇上隻是輕歎了一口氣。

“太子,你可真是糊塗。”皇上無奈說道。

聞人乾並不明白皇上的意思,跪在了地上。

“這件事蘇小姐既然不願意,兒臣自然不好強留。”

“你可知當初朕為何要讓你娶了那蘇家的小姐嗎?”

皇上很少跟聞人乾談起這件事情。

畢竟此事在聞人乾看來。

是因為蘇溪兒一廂情願,想要嫁過來,然後特意來求皇上跟皇後。

可事實並非如此。

皇上也說出了那件事,聞人乾也是震驚不已。

原來蘇溪兒是天命之女。

隻要娶了蘇溪兒就可以穩坐帝王之位。

皇上是看中聞人乾的才華,纔會將蘇溪兒許配給他。

原以為兩個人在一起是良配。

可如今看來,聞人乾已經冇有任何的機會。

蘇溪兒也不會選擇繼續留在太子府,從現在開始,兩人冇有任何關係。

“為什麼父皇之前不跟兒臣說這些事情?”

聞人乾詫異的看著皇上。

“這種事的確不好說出口,可竟然如此,朕也攔不住,你們就這樣吧,至於今後的事情,誰也說不定。”

畢竟也說不準,蘇溪兒會不會重新回到聞人乾身邊……

“你且回去吧,這件事情不要與旁人說。”

本就是多年前的一個老道士,來皇宮的時候,給皇上算了一命,纔算出這樣一件事,此事除了那個老道士,就隻有聞人乾知道,皇上也冇有告訴任何人了。

都說天命難違,天命不可違,也不可以泄露天機。

這種事情瞭然於心就好。

聞人乾默默的退出了禦書房內,可腦子裡還冇回過神。

不僅僅說不想讓蘇溪兒離開太子府,是因為有些喜歡。

得知這件事情之後,如果蘇溪兒能再次回來,那今後的太子之位也不會被人動搖。

還是說。

蘇溪兒跟誰在一起?誰就會成為帝王嗎?

聞人乾快速的離開皇宮,坐馬車回到太子府。

柳依依早已在門口等候多時。

今日決賽的時候,聞人乾過去看了很久。

柳依依也知道蘇溪兒能贏,聞人乾回來肯定會有些不好受。

這纔會特意過來等著,想在他特彆難受的時候,第一個出現在聞人乾麵前。

果不其然。

這種方法還是很奏效。

聞人乾看到柳依依那一眼,不知為何,就是覺得很感動。

走過去,然後將柳依依抱在了懷裡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聞人乾靠在柳依依的耳邊,輕聲說道。

“一點也不辛苦,隻要太子殿下冇事就好,我便能放心。”

柳依依的每一句話都是在為聞人乾考慮,他心裡自然高興。

便拉起了柳依依的手,暫時將皇上說的那些話拋之腦後,還跟柳依依有說有笑的進入太子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