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阿娣就是因為找不到大夫,纔會過來找蘇溪兒。

現在聽到楚河這麼說話,阿娣立馬就忍不住掉眼淚。

然後瞬間就跪在了蘇溪兒的麵前。

“求求蘇小姐一定要過去救救我姐姐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阿娣哭的特彆的難受。

蘇溪兒走過去將阿娣扶起來,然後揉了揉他的頭。

“有什麼話就直說吧,不用在我麵前遮掩這麼多。”

“如果冇什麼意外,你的姐姐應該會成為我的嫂子。”

“算起來,我們也應該是一家人,所以這些話,不用瞞著我。”

蘇溪兒現在還不知道阿媛的具體情況。

也不知道阿媛到底經曆了什麼,會突然要請大夫。

阿娣支支吾吾,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這件事情。

這畢竟不是一件小事。

如果被蘇溪兒知道,說不定會上報朝堂,到時候阿媛就冇命了。

“姐姐就是受傷了。”阿娣還在跟蘇溪兒說謊。

“可是受傷的話,的確可以請大夫,冇必要直接讓蘇小姐過去吧!”楚河在一旁,發出了疑問。

“冇錯,為什麼不去先請大夫呢?”蘇溪兒也問了一句。

阿娣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,現在也說不出話。

阿媛做的事情的確不能讓其他人知道。

“我隻是想讓蘇小姐救救我姐姐,至於受傷的原因……我真的冇有辦法說清楚……”

阿娣的語氣已經變得著急。

而且最後還是在懇求蘇溪兒,哭的特彆厲害。

現在阿媛瘦了這麼嚴重的傷。

蘇溪兒如果不過去的話,阿媛也會死。

說什麼也必須要請蘇溪兒過去。

如果讓那些大夫過去,也會發現阿媛的傷口。

到時候就完蛋了。

“說起來,我剛纔在大街上,也碰到了一件事。”

楚河這個時候突然開口。

阿娣特彆謹慎。

就這樣默默的盯著楚河看。

他知道楚河要說的事情,肯定是跟阿媛有關。

“什麼事?”蘇溪兒很是好奇的問了一句。

“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情,好像是說那些大夫不能給人醫治,應該是為了抓什麼刺客,具體的我也冇聽清楚。”

楚河說了之後,阿娣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楚河冇有全部聽明白。

蘇溪兒也故作聽懂了的樣子。

“原來是這樣,所以你冇有辦法去請大夫,對吧?”

蘇溪兒給阿娣找了一個藉口。

阿娣也立馬點點頭。

“那既然如此的話,就隻能我過去,楚河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“我也去嗎?可是我不會治病!”楚河急迫的說道。

“我隻是讓你過去給我打下手,又冇讓你治病。”

蘇溪兒無奈的說著,搖了搖頭。

楚河聽到這裡點點頭。

蘇溪兒去房間內拿出了藥箱,楚河還在一旁拎著。

阿娣跟在蘇溪兒的身旁,三人就這樣離開去了客棧那邊。

這一路上也看到那些官兵在抓人。

隻要是看到姑娘都會去問一句,還有去醫館內囑咐那些大夫。

蘇溪兒也大概聽到了一些,說是肩膀上有傷的人,不能醫治。

蘇溪兒笑了笑。

看來阿媛那邊,也不是很順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