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元芳隻是單純的想要買一個奴隸回來,卻冇曾想,竟然發生這種事。

看著奴隸在鐵籠中,不停的掙紮,看樣子是想出來。

可如今將他放出去,說不定一怒之下,就要對元芳的人下手,指不定還會跑出去,元芳不能動容,這才帶到這邊關著,也不影響元芳繼續做什麼。

“不知側妃娘娘可有什麼辦法?”元芳現在就將一切交給了蘇溪兒。

蘇溪兒慢慢的靠近那個鐵籠,想要看清楚奴隸的臉。

元芳見狀,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蘇溪兒的肩膀,不讓她靠近,也是為她著想。

“側妃娘娘,現在奴隸控製不住,若是強行過去,怕是會傷到娘娘。”

“不會的。”蘇溪兒信誓旦旦,不知從懷裡拿了什麼出來,塗抹在手掌上。

而奴隸看著蘇溪兒一步一步的靠近,反而更加的暴怒。

直接就衝著蘇溪兒怒吼一句。

“這麼生氣?是不是擔心我對你做什麼?放心吧,我是來救你的。”蘇溪兒在靠近奴隸的時候,還不斷的開口安撫著奴隸的心情。

誰知奴隸好像真的能聽懂蘇溪兒的話一般,竟然真的乖乖坐在鐵籠裡,但是看著蘇溪兒的眼神,依舊是防備。

等到蘇溪兒來到鐵籠旁,奴隸又開始躁動不安起來。

還想撲過去抓傷蘇溪兒。

誰知蘇溪兒也不躲,還將自己的手伸進了鐵籠中。

元芳覺得蘇溪兒肯定是瘋了,這麼做不是將自己推進了火坑,誰知道奴隸會不會撕扯到蘇溪兒。

所以他都冇多想,上前來便要抓住蘇溪兒的手離去。

誰知就在元芳靠近鐵籠的時候,竟然看到方纔還特彆暴虐的奴隸,現如今竟然將腦袋放在蘇溪兒的手掌上,用腦袋去蹦她的手,這樣子又變得乖巧起來,而且還會跟蘇溪兒撒嬌,已經同之前不一樣。

這樣法的轉變,的確是將元芳看呆了。

蘇溪兒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,才能讓奴隸這般聽話?

元芳突然想到蘇溪兒擦在手中之物,連忙詢問道:“難道是因為那個東西?”

他不可思議的問道,其實就是不願意相信,蘇溪兒這麼快搞定了發瘋的奴隸。

“就是那個東西,是我研發出來的鎮定劑,而且有一定的安神作用,還有香味,一般怒火中燒的人,聞到那個味道,也會安下心,慢慢平靜下來的,而我隻是加大了劑量對付他,想要試一試到底管不管用。”

聽蘇溪兒所言,元芳反而覺得有些後怕。

蘇溪兒這意思聽起來,好像自己都冇有把握一樣,而是在嘗試,卻不曾想嘗試成功了。

“側妃娘娘就不拍這奴隸真的傷到你嗎?”元芳疑惑的問著。

若是換成了旁人,恐怕連靠近都不敢,怎能做到蘇溪兒這樣,願意以自己為誘餌,去吸引奴隸的目光。

“我本就是個大夫,要做的事,就是醫治我看到過的所有病人,他雖為奴隸,卻也是我的病人,必須要嘗試,才知曉如何醫治。”蘇溪兒說話時,已經將手從鐵籠裡縮回來了。-